终于回到了左苏公馆,却仿佛时隔了整个世纪。

曲弯弯邹阳杨被送去了医院,ist和易祁川陪同着。

浅汐被苏亦夏强制带回了家,她需要休息,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多的源自心灵。

王妈的惊讶,所有的热络和寒暄,她只是勉强的笑笑,身体里的力气被抽干了一样。

“王妈,先让小浅休息吧。”

“小少爷你怎么伤成这样,不行,我得赶紧喊医生过来。”

看着眼前的少年,王妈眼泪都要止不住了,他们是又经历了什么。

等苏亦夏再抬眼的时候,浅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楼梯的尽头。

让她静静吧。

男人异常的平静,王妈的嘘寒问暖,他笑着配合着所有的指令,担心他们的人太多了。

浅汐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房间里陈设没有一点的变化。

天已经亮了,她合上了房门,没有开灯,走到窗户面前,关了窗,拉了窗帘,阻断了所有的光源。

齐刘海女孩公交场甜美照

原本粉色的房间,彻底笼上了黑暗。

掀开被子,乖巧的躺了上去,然后盖上,闭眼,她累了,该睡了。

眼泪无声息的从眼角滑落,不知道是为了谁,还是只因这悲惨的一切。

没有去擦拭眼泪,女孩仿佛已经睡着了。

房门被悄无声息的推开,男人身上各处都缠上了纱布,显然伤口已经被处理过了。

他动作很轻,仿佛适应了这黑暗的空间,直接在女孩的床头坐下,一双眸子轻易的找到了焦点,不管她在哪里,他都能看见。

未关的房门,透出长廊微弱的光芒。

女孩没有洗漱,脸上仍旧残留着污渍和血渍。平稳的呼吸声,营造出睡的香甜的假象,男人伸手拨开她脸上的碎发。

眼眸微动,双眉却紧紧的皱起,上下唇瓣抿的紧紧的,藏在被窝里的双手,已经捏紧了拳头。

“小浅,不管你做怎样的选择,我都会陪在你身边。”

苏亦夏的声音很轻,包含了无限缱绻的温柔。

他懂,简陌给她造成的伤痛,难以启齿,无人理解,这一切,她都在独自背负。

他讨厌那个男人,为何要招惹浅汐,可是当亲眼看见他像自己开枪的那一刻,他却难以再去厌恶。

那种悲凉,感同身受,至少,他还能陪在浅汐的身边,而他,只能沦落进阴暗的地狱。

在这个世界上,不管是多么绝顶聪明的人,都难以摆脱爱的枷锁,无一例外。

“如果,你想和他一起离开,我……我可以帮忙。”

男人的声音在黑暗里颤抖,那强忍疼痛的话语,即是真心,也是违心的。

这苏亦夏的眼里,浅汐对简陌的决绝,都是装出来的,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她生不由己。

而今天这幕精彩的骗局,仿若是个凄美爱情的绝唱。

他怎么忍心看她疼痛,哪怕自己隐忍的快要窒息了,可是他依旧能笑,只要浅汐需要,他能不求回报的给予所有。

女人紧闭的眼睛开始颤抖,眼泪猛烈的冲撞着那扇被自己强制封闭的门。

“亦夏……”女人终是泪流满面扑进了男人温暖的回报。

这世上,唯有他,心意的替自己着想,不问对错。

苏亦夏轻拍女人的后背,没有安慰,愿她可以哭的痛快。

“为什么会这样,我宁可他伤害我,也不愿他为我牺牲……亦夏你知道吗?简陌于我,等同你于我一样。可是我能光明正大的接受你的好,我们是亲人,是朋友。但是他不行!他身上流淌着简家的血液那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我与他注定不能成为朋友的。”

女孩哭诉着,那一直藏在心底的话,从未表达过的情愫,然释放。

“他是利用过我,可他一样救过我很多次,如果没有他,我可能早就死了。可那又怎么样呢?亦夏,你告诉,他是故意的,是对付左苏家的手段,告诉我!”

她需要一个欺骗自己的理由,能让自己重新振作,再去面对。

可是他为了她,选择了死亡,什么样的阴谋能让那个矜贵的男人舍弃性命!

呵,她心里还是放不下他,可是她话中的意思,苏亦夏已经有些迷惑了,那难道不是爱吗?还是只是碍于两人没有可能的身份,为自己找的借口。

“小浅,你爱他吗?”

依旧温柔的声音,但只有苏亦夏自己能品到其中的苦涩。

哭声戛然而止,静默的黑暗中,只有止不住的偶尔抽泣声。

哪怕光线昏暗,苏亦夏也能感受到浅汐的注视。

她离开了那个温暖的怀抱,嘴角泛出苦楚。

爱他?爱情这个词汇对于白浅汐来说,只能描述在苏梓安的身上。

而简陌,如果可以抛去一切,他能是朋友,亲近的朋友,如同亦夏一样。

“亦夏,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人的。”

落寞的神情,昏暗的光线,悲伤,凄凉。

她回答了,模糊且清晰。

那颗会去爱的心,早就随着林芷棠的事故粉碎了。

再?她只爱过一个人,从始至终,她只眷恋过一个男人,他的大哥,苏梓安。

从未表达过,所有的相处都那么自然,那样的面对,需要多强大的内心。

原来浅汐对简陌没有不该有的感情,只是多了份待人的真心,用在了不合适的人身上。

简陌那么聪明,怕是早就知道浅汐的想法,依旧选择了飞蛾扑火,是控制不了那份执着的爱意。

苏亦夏总是习惯性的忽略了自己的感受,她是白浅汐的骑士,替她披荆斩棘,不知疲倦,不畏疼痛。

在外人眼里,可能他和简陌一样的杀,可是他却甘之如饴,能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就是他最大的幸福。

“小浅,离开这场是非吧。”

她不爱简陌,却也无法面对,她爱苏梓安,不想面对,却又无从逃避。

留在这儿,每一步都是伤痕。

女人望着他,眼里又溢出了泪水,她伸出手,抚上了男人的面颊。

“我不会走,这里是我的家。”浅汐眼底晶莹,每个字的咬音都很重。她顿了一下,又专注的盯着男人的面容。“亦夏,不要爱上我,你太好了,我不配的。”

她从未忽视过苏亦夏对她的好,也许冠冕堂皇的为自己找了理由。

可是简陌的表白,明知她的心意,还是说出了口,可能他的初衷是不愿留下遗憾,然而这一开口,却变成了一生的苦楚。

她开始害怕,开始心慌。

也许自私,她不愿失去苏亦夏,不想他变成下一个苏笙非,亦夏已经是她唯一能亲近信任的人了,不用伪装,不用脂粉,可以自由的呼吸。

如果苏亦夏真的爱上了她,这份情,她拿什么去还……

“傻瓜,是简陌让你学会自恋了吗?我们是家人,对你的好是理所当然的,你不用有负担,我说过的,在我面前做你自己就好了。”

小浅,你知道吗?你的出现,不是我生命中的意外,而是在漫长黑夜里,带着希望的晨光。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