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南会痛恨恶毒的她,爸爸妈妈不会要一个恶毒的女儿,她会失去所有的,对,一定会的。

她才不要上当,就算没有柳柳,楚南也不会爱她,他从来都只是把自己当成侄女儿,永远都可能爱她。

还有妈妈,要是柳柳消失了,她的病怎么办?

难道她想要看到妈妈一直疯疯癫癫的,连她是谁,都不认得?

她越想越觉得可怕,身都在颤,颤的心房都要忐忑了,冲着电话那端的人吼道,“闭嘴!!我才不会听你的,我才不会跟你合作!!”

“你算什么玩意儿,你知道些什么,就在这里胡说八道?我告诉你,我和你不是一路人,想要利用我,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说罢,没有等到对方回答,就直接狠狠的撂断了电话。

像是怕对方再打过来,她甚至把电话关了机。

重新看向镜子,她现镜子里那个凶狠的自己,已然不见了,剩下的,唯有眼里的惶恐和害怕,还有苍白如纸的唇瓣。

胸口因害怕剧烈起伏着,她抬手摁住了胸膛的位置,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道,“对,就是这样的!!”

“迟笙,你做的很好,那些狗娘养的杂碎,你不必去理会,你不是恶毒的女配,也永远不会做恶毒的任何事。”

“你现在什么都有,虽然楚南不属于你了,但他现在是你姐夫,你还能天天看到他,偷偷喜欢他,你并没有失去他。”

冬日蜜桃少女粉色毛衣展白丝美腿甜美微笑写真图片

“你有爸爸妈妈的疼爱,他们不会不疼你的,你还有个和自己身体流淌着一样血液的……姐姐。”

“你什么都有,你不是一无所有!!”

迟笙抓着水杯,灌了自己一杯冰冷的矿泉水,然后不断的跟自己说话,不断的安慰自己,情绪终于渐渐的,一点一点的平复了一下。

终于在将近一个小时后,冲出了房间。

恰恰撞上了走上楼,背对着她,准备去书房的柳柳。

“柳柳!!”

她急急的喊了声。

柳柳回过头来,淡淡的笑道,“怎么了?”

她冲过去,一把攥住了她的衣袖,就噼里啪啦爆豆子一般爆出了一大串,“你最近不管去哪儿,干什么事,都小心一点,知道了吗?”

“嗯?”

“你别问那么多,总之,你听我的!!”

柳柳弯了弯眼,“好。”

这样的笑容,温暖的如同三月的阳光,能将人心底的阴霾尽数驱散,让人觉得十分舒服。

迟笙愣了一下,像是被她的笑容给震撼到了。

她突然有些明白楚南为什么那样喜欢她的。

她并不是自己曾经所想的,普通的像是个路人甲,她的笑容,太美,太温暖,能把人的心都给融化掉。

现到自己的情绪失常,她立刻不自然的松开了攥着她衣服的手,故意凶巴巴的道,“我告诉你,你别自作多情的想太多,我可不是为了你好!!”

“我只是,只是……为了妈妈,对,为了妈妈。”

她笑容不变,“嗯,为了妈妈。”

迟笙道,“我最讨厌自以为是的人了。”

她依旧顺着她的话,“嗯,我知道。”

迟笙突然间,被她的态度搞得哑口无言。

却见她从包里摸出一枚卡戴上,然后问她,“好看吗?”

那是一枚镶着钻石的蝴蝶结卡。

别在她的上,被灯光一衬,尤显精致和漂亮。

那是她在不久前,接受了她的存在,送给她的一枚卡。

不知道为何,她突然觉得脸有些烫。

“丑死了!!”

恶狠狠的丢下这句话,她立刻便转过身去,快跑开,逃离了她的视线。

柳柳笑了笑,果然是个别扭的孩子。

抬手,摸了下头上的卡,她带着笑容往书房而去。

书房的门没有关,柳柳还是敲了两下门,“叩叩!!”

书房里正在下棋的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看过来,迟彬看到柳柳,明显心情大好,“团团,快进来!!”

柳柳走过去,坐在了楚南的身边。

楚南伸手,顺势揽住了她的腰身,“怎么上来了?”

柳柳弯眼,笑容温暖,“上来陪你啊。”

上来陪你啊,这句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太好听。

好听到让楚南想要就这样揽着她,一辈子都不分开,“那就一直陪着我。”

她笑着,清净的声音低低柔柔,“好,反正阿姨已经睡了,我看你下棋。”

他们两人的感情这样好,迟彬是看在眼里,高兴在心里,自然不忍心打扰到他们两口子的幸福时光,更不愿意当个高

度数的电灯泡,

“行了,都这个点了,还下什么棋?今天就这样吧,阿南,你带团团回房间休息,我老了,身子骨不好了,也该早些休息。”

楚南带着柳柳从沙上起身,“嗯,三哥,那我便带团团回房间休息了,改天再陪你下棋。”

迟彬摆了摆手,“去吧去吧。”

迟彬看着两人携手离开的身影,热泪盈眶。

还好,所有残忍的,都已经成了过去,团团她现在很幸福。

能遇上楚南,是她的幸运,是她的救赎。

她终究是苦尽甘来了。

至于盛世那边,不管姓盛的是不是故意的,他都通通接住。

不让他付出代价,他绝不善罢甘休。

楚南带着柳柳回到房间。

房间的布置,以粉色和蕾丝为主调,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可爱的,毛茸茸的娃娃做装饰,活脱脱的一间公主房。

房间每天都有人打扫,干净的一尘不染,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花香,是梳妆台上一束香水百合散出来的。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布置。

这就是她小时候住的房间吗?

虽然她丢的时候很小,没有特别大的记忆,可是她却能感觉得到扑面而来的熟悉感。

那种感觉在告诉她,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回到了这个本就该属于你的地方。

“唔,看不出来,你小时候挺可爱的嘛。”

耳畔,楚南的声音将她的神志拉了回来。

抬眸看过去,楚南的手中,正拿着一个相框,相框里的她,正穿着粉色的蓬蓬裙,扎着两条小辫子,朝着镜子比了个剪刀手,眼睛弯成了月牙形。

那时候,不到两岁的她,还没有褪去婴儿肥,胖嘟嘟,粉嫩嫩的,可爱到了极点,不由让她想到了楚南小时候。

她弯着眼,“可爱吗?”

楚南“啧”了一声,“当然,我还能说假话不成。”

她拿过了她手里的相框,对着照片再度研究了一番,半响后出声,“可我怎么觉得,还没有你小时候可爱呢?”

楚南,“……”

柳柳放下相框,坏心眼的道,“把咱俩小时候的照片要是搁在一起,保不准多少人都会误以为是一对姐妹呢。”

楚南无奈的耸了耸肩,“我长的漂亮,是我的错咯?”

柳柳眼底的笑容,越深,“没有男人,会用漂亮来形容自己的,你心里是不是一直觉得自己其实是个女孩子?”

楚南一把抱紧她,将她压在床上,“有本事,你再说一遍,嗯?”

床很柔软,两人的体重一压上去,床上顿时陷下去一大片,他的呼吸,近在咫尺,声音低醇蛊惑,

“说啊,再说一遍,我会用行动证明给你看,我觉得自己是男人,还是女孩子?”

她失笑,“好啦,你是真的长的漂亮,特别漂亮,可是呢,一点都不会显得女气,刚刚跟你开个玩笑的,好吗?”

“可我当真了……”

话音刚落,她便感觉到了唇瓣贴上了柔软。

他在吻她,很温柔细致的吻她。

整个呼吸系统,都被水果味的香甜气息给占据。

那是他的味道,只属于他的味道。

她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这样突如其来的吻,让她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只能呆呆的睁着眼,看着他被放大的,极其漂亮精致的五官。

“闭上眼睛……”

听到他低哑的声音,她就真的闭上了眼。

可是,却任由他无论如何的吻她,她都没有回应。

虽然内心深处,没有忐忑不安,可是,也做不到平静如水。

这种感觉,奇怪的有些难以形容。

突然间,唇瓣上柔软的触感,消失不见。

她立刻就睁开了眼,瞳孔里,映出了他狭长的凤眼,隐隐夹杂着惨淡。

柳柳有些不忍,有些心疼的喊他,“阿南……”

他没有应她,薄薄的唇瓣微微张合,是两个轻微的字音,“吻我……”

她蓦的瞪大眼,他的喉骨处,再度出了那两个字,“吻我……”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眼神太过忧伤,她觉得自己的心脏,跟着疼痛了一下。

她的心里很清楚,他吻她的时候,心里没有悸动。

她刚刚其实很想迎合他,很想有心动的感觉,可是她控制不了自己,如果可以,她也想要他吻他时,她可以脸红心跳,可绝望的是……

她压根控制不住自己啊。

虽然她其实,一点都不讨厌他的吻。

“柳柳,试一次,就一

次,可以吗?”

尾音未落,她的手却已经拉下了他的脖子。

两人的唇瓣,再次贴上。

窗外的雪花,寂静无声的飘落。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