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狱跟没听到箫执的话般,直接朝车外边的阿棠说了句:“阿棠,开车。”

挺嚣张啊。

“你”箫执想跟他讲讲道理。

“阿域,不许胡闹,你到后面那辆车去,或者你把那直升机开回去,那个快。”

盛青远这时候说话了。

江狱看向车外眼神不善盯着自己的陆延修,来了句:“陆总,不顺路吧还是你要去我家做做客”

陆听晚不由得看了看前面的江狱和车门外的阿棠,然后看向盛青远,眼里明显有话想问。

“那你欢不欢迎啊”箫执皮笑肉不笑地接江狱的话。

“当然,早就想跟这位商业天才讨教讨教了。”江狱看着陆延修说,眼神里,可看不出想虚心讨教的意思。

陆听晚从江狱身上收回目光,接着打开自己这边的车门,对外面的陆延修说:“陆延修,你到我这儿来坐。”

她说着,把自己麻烦的裙摆往里收了收,又挪了挪小屁股,让出位置给陆延修。

陆延修看了看那不大的位置,没有动。

空气刘海锁骨短发女清纯唯美写真

她那护犊子的爷爷就在那儿坐着呢,他敢这么坐进去光明正大占他孙女便宜,不被他一拐杖敲死才怪。

果然盛青远脸色不太对劲了,然后就跟陆延修说:“陆家小子,你赶紧先去医院看看,身上有伤可耽误不得,改天我老头子一定亲自登门拜谢你。”

“盛老先生,您言重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们爷孙团聚了,我们有话改天再说。”

陆延修上前一步,伸手将陆听晚的车门关上了。

陆听晚:“欸,陆延修。”

“有事给我打电话。”陆延修对她说。

箫执“啧”了一声,一脸不成器地看向陆延修。

阿棠随后上了驾驶座,车门一关,驱车离开。

教堂外所有的车子陆陆续续跟着前面那辆黑色劳斯莱斯离开,那架直升机也跟着起飞,没几分钟,教堂外就空旷了,只留下一片灰尘和箫执跟朝九开来的那几辆车。

“你什么情况看到人家爷爷,怂了”

看不惯那江狱嚣张作态的箫执咽不下这口气,刚刚是想把江狱拽下来的心都有。

“总得给老人家留个懂事的好印象。”

朝九开过来了一辆车,陆延修打开车门便坐了进去。

箫执跟着坐进去。

他们几人随后也离开了教堂外

教堂里,血腥味越来越浓,伴随着陆夫人着急的哭喊声。

“君策,君策。”

教堂里,只剩了他们几个。

看着陆君策痛苦的模样和他身下汇聚得越来越多的一滩血,陆夫人吓得六神无主。

陆乘风无奈地闭了闭眼,看着跪在台上疼得直抽冷气的陆君策,想说什么,却又没说。

他像是不想多言,或是多说也无益,最后便只对陆展说了句:“赶紧送医院。”

陆君策痛到充血的双眼死死盯着地上那被陆延修丢弃的婚戒和头纱

车上,箫执越想越气,问身旁闭目养神的陆延修:“知道刚刚那人叫什么吗”

陆延修:“江狱。”

箫执:“江域盛域集团上面那个字就是他的这盛老爷子还真给自己找了个继承人啊。”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