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总找你?我怎么不知道?霍总不是去接电话了吗?他找你做什么?公事还是私事?”林副董收敛起了伪善的笑容。

喝了不少酒的林副董哪儿还会把霍晋东之前的警告话当一回事。

陆听晚这个时候拿霍晋东来吓唬他,显然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要知道林副董已经被霍晋东压了好几年了,心里早就积怨已久。

“林副董,请你自重。”陆听晚用力抽动自己的手腕,可哪里挣得过酒劲上头的林副董。

“自重?都进这行了还装什么矜持,早被霍晋东玩上床了吧,可惜了,被霍晋东那老狐狸先弄了,还以为是个chu。”林副董污言秽语,毫不掩饰自己的兽心。

“你……”陆听晚怒瞪向林副董,心里纵然气愤,却又不能直接甩他一巴掌。

“你什么你?刚进这行不懂规矩吧?既然霍晋东还没调教好,那我不介意代他调教调教,反正规矩是迟早要学的,除非你不想干了。”林副董将陆听晚逼到了墙角。

“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就想跟陆小姐熟络熟络,聊聊工作上的事。”

“你放开我。”陆听晚一边奋力挣扎着,一边想要推开他。

“我吃完了,公司还有事,先走了。”陆延修将手里的空酒杯放下,站起了身。

一直未开口的陆老爷子看向了他,目光如炬,中气十足说出了两个字:“坐下。”

草帽少女阳光明媚的田园捕虫日

“您老还有事的话直接找我母亲吧,反正这些事我也管不上。”陆延修说完,就退出了座位,准备离开。

陆老爷子沉了脸,却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是命令了一句:“把订婚戒指给我拿上。”

走了几步的陆延修停了下来,回头看向陆老爷子,对上了他的眼。

气氛,忽然绷紧了起来。

两人对峙着,谁也不肯让步。

最后,陆延修懒懒开口,对着站在角落上的朝九喊了句:“朝九,把东西拿上。”

说完,然不顾愤然的宋家,就这么走出了包厢。

老爷子的眼神似尖刀般狠狠盯在陆延修的背上。

陆延修阴沉着一张脸,烦躁地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快步疾行在走廊上。

他正要下楼时,眼角余光却触到走廊尽头上拉扯的一男一女。

他脚步猛然顿住,而后转头看了过去。

“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你不但要滚出恒星,还要赔偿恒星高额的违约金。”精虫上脑酒劲上头的林副董一直没能从陆听晚身上讨到便宜,已经不耐了起来,愈发用力地把她往男洗手间里拽。

“你放开。”

陆听晚看着兽性大发的林副董,哪还顾得上自己会不会丢了工作,一边挣扎一边拿着自己的包就往他头上砸去。

“臭丫头,你敢打我,不知好歹的东西。”林副董急了眼,本就有暴力倾向的他下意识就扬起了手,想要给她一个教训。

手腕猛然被只铁手扼住,林副董下意识扭头,扭头的那一秒,迎面就是狠狠的一拳,直接将他砸得鼻血横飞。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