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本狂人死了。

这个消息,在王旭离开和狂道场之后,几乎是以闪电般的速度,在短短几个小时内,传遍了整个大和国。

武士道、神道、忍道,超凡界,地下黑暗世界……

凡是有足够资格,接触到山本狂人之死的大势力,各方强者,几乎都为之震动。

和狂道场,在大和国乃是顶尖的势力之一,想要杀山本狂人,可不止只需要杀一个山本狂人那么简单。

还需要摧毁整个和狂道场的高手,而山本狂人成名近百年,亲自教导出来的宗师级高手,就不下十人。

可以说,在此之前,整个大和国,完没有任何一个人,甚至是一个势力,敢想过杀山本狂人这种事情。

但现在。

山本狂人死了!

和狂道场被摧毁!

死掉的高手,不低于百人!

因为现场的人几乎都死光,外界只知道最终发生的结果,却不知道其中的过程。

早安呆萌姑娘清透小嘴复古风私房写真

但仅是结果,就足以让所有人震惊了。

此时,数百公里外的一座名山上,一处巨大的道场之中,一名穿着纯白色武士服的老者,正微微垂目,缓缓问道

“山本狂人三日前才向我发来消息,骄傲的炫耀他终于突破了宗师最终桎梏,踏入了神明之境。

现在,他死了?

你们说,是谁,杀掉了他?

又有谁,能杀死他?”

老者盘坐在那里,面容苍老,浑身散发着腐朽的气息,但他露在宽大衣袍外面的两只手,却是稚嫩、红润、饱满的和十六岁少年的手一般。

一把刀口残缺了一小块的武士刀横放在他双膝上,他一边问,两只手一边缓缓的抚摸着刀身,随着他手划过的部分,刀身诡异的散发出一层妖异的红光。

龙刀一郎!

大和国另一位巅峰剑宗,甚至在山本狂人成名之前,他就已经是一名巅峰剑宗。

在他下首,跪坐着十几名弟子,其中每一个来头都极其恐怖,不是某个极道组织的首领,就是哪个财团的阀主,要么就是武士道中名震世俗的宗师高手。

“这……”

但此时,这些人,对于老者的问话,却是面面相觑,欲言又止,无人说话。

不是他们不想说,而是他们完不知道从何说起。

山本狂人死的太突兀了,和狂道场灭的太快,甚至是无声无息,根本没有多少动静。

大家最早收到消息,到现在也只不过一个半小时,这么短的时间内,哪怕他们动用了各自所有的情报系统,却依然没有任何具体消息传回来。

“没人说话?我的弟子,莫不成都是一些废物不成?”老者微微抬眼,声音虽然依旧平静,但眼底却流露出一丝不耐。

“老师,对方似乎是华夏来人,是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

这一下,才有人小声的说道。

“华夏来人?二十多岁的青年?”老者猛地一皱眉,眼神冰冷的落在这人身上,声音淡漠无比

“你觉的,是我活的老糊涂了,还是你太过白痴,竟然会相信这种荒谬至极的消息?”

见他动怒,说话那人脸色顿时苦涩至极,四周其他人更是不敢大声喘息,气氛更加死寂起来。

这也是他们之前无人敢说话的原因之一,没有关于山本狂人如何死去的具体情况,只有这么一条‘一看就不可能’的消息,根本没人敢说啊。

“一群废物!”

见众人如此作态,老者隐隐有些动怒。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

“龙刀,你不必动怒,这事怪不了他们,只因为,杀死山本狂人的人,真的是一名二十出头的华夏人!”

听到这个声音,在场众人先是长出一口气,还好,不是他们废物。

下一刻,所有人就猛地提起了心,几乎快要到嗓子眼。

消息若是真的,那二十多岁的华夏人,得是什么样的变态?

众人心中惊惧,抬头望去,就见到一名身穿黑白双色神官服,手中捧着一根碧红色木仗的女子,大步走进道场。

这名女子相貌绝美,但却冷的如同冰雪,眼中带着一股沧桑之意,明明外表是一名清纯,乃至是稚嫩的十六七岁少女,却给人一种苍老的感觉。

女子一进入道场,龙刀一郎微微一愣,随后顿时颇为失态的站起身,满脸震惊的道

“伊邪和美,你怎么来了?不,竟然连你也惊动了?”

听闻女子的姓名,其他人顿时脸色大变。

这名看着和少女一般的女子,赫然是大和国一百年前的第一剑宗,传闻早已经在战争中死去,却没有人想到,她竟然还活着。

然而,伊邪和美的下一句话,却是让众人更是心惊。

“龙刀,我此次过来,是来通知你,千万不要向对方动手,绝对不能复仇!”伊邪和美上前,一字一顿,凝重至极的告诫道。

“什么?不能动手?!”

龙刀一郎闻言,差点眼睛没气的瞪出来,心中集聚的恐怖杀意当场爆发出来,让身周虚空都隐隐改变了颜色,完不敢相信。

“此前,我已经去找过小田信斋,丰明龙,宫崎骏宏……”

伊邪和美无动于衷,继续认真的报出一连串的人名“他们,我已经都阻止了。”

“一个华夏人在我国如此乱来,竟然敢杀山本狂人,踏平和狂道场,完就是欺我大和无人,我们怎么能就这么放过他?”龙刀一郎怒声道。

“我也不想放过他,但是,我亲自去看过战场,看过所有人的尸体,所有人的神魂,都消失不见。而属于山本狂人的尸体,更是连找都找不到。

根据现场残留的痕迹看,打斗并不激烈,这意味着什么,想必不用我说为什么吧?”

伊邪和美面色越发沉重,声音也变的艰难无比,很显然,她也不想就这么放过王旭。

龙刀一郎的脸色,不知不觉也凝重起来。

打斗痕迹不激烈,又有那么多的死人,还能意味着什么?

只能说明,杀人的那个人,太强!

强的,被杀的那些人,完没有多少反抗的机会,就已经没杀死!

其他人无所谓,但山本狂人也一样,那就有点恐怖了。

“所以,如果有人若去报复……将会,必死无疑!”伊邪和美最终缓缓吐出最后一句话。

“那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龙刀一郎极度不甘的道。

“龙刀,你是最后一个我要告诫的人,目的是不让你们白白去送死。现在,我要去高天原!”伊邪和美平静道。

“什么?”

闻言,在场所有人,几乎都猛地一惊。

齐齐想到了一个恐怖至极的噩梦!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