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两只血乌鸦,亚特的手掌从腰间的水银袋上拂过,一只野兽的尸体被他扔了出去。

两只血乌鸦兴奋地扑向了那具尸体,而其他的乌鸦仆从们,只是眼巴巴地看着。

没有理会它们,亚特将目光放在了大嘴狼胃袋里装着的东西。

六颗蓝血宝石,没有任何犹疑地,他直接吸收了里面的力量,将其转化为了技能点。

而其他的东西……

直到这个时候,他的脸色还是有些古怪。

女巫软膏lv6:消耗品,能够凝聚风元素,达到短时间低速飞行的效果,女性巫师使用时效果更佳。——“不要害羞脱光衣服,保持与大气接触,将软膏涂抹身,尤其是下面。”

这是个看上去像是前世装着女性护肤品的小型的圆盒子,里面装着一些软膏一样的半流体,最上面的一层似乎有些干燥。

“……我就不吐槽下面指的是哪里了。”亚特有些哭笑不得。

这东西说实话,有些用处,但是价值很不好说,而使用方法更是让人…..有些尴尬?

风油精吗这是?

温暖束带lv4:极小幅度提升耐力,注入灵能时,能够吸引火元素,使身体温暖。——“真的很温暖,还有请不要把它套在奇怪的地方。”

白纱萝莉的午休私房

一根黑色的细皮带,正好可以用来做皮带,但是……他总感觉上面的孔的位置有些不太对,如果是皮带的话,似乎太细了,作为腰带…..似乎勉强能行。

但是还是太细了…..

最后那句注释也令他想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思考了一会儿之后,亚特似乎明白了什么,白色的手套拂过脖子,嘴角略微抽搐:

“妈的,是项圈。”

一阵牙疼过后,亚特仔细地考虑这东西的作用。

这东西对一直在到处跑寻找蓝血宝石和魔物的他来说,还算有用,除了冬天之外,这个皮带完没有任何的作用,价值也是起伏很大,但是在这个凛冬,价值就涨了很多。

扭曲镜片lv5:正面佩戴时,以眼睛为媒介释放的法术获得小幅度增强,但同时,佩着这只镜片的眼睛会看不清东西,反面佩戴时,以眼镜为媒介释放的法术受到小幅度削弱,但同时,佩戴这只镜片的眼睛视觉会增强。——“制作这东西的巫师,是在一边玩硬币一边制作吗?”

相当……奇怪的物品。

这东西看上去就是个黑色的单片眼镜,一条银色链子吊在下面。

怎么说呢,一般的巫师都不会特意学习什么通过眼睛使用的法术,这东西的价值也相当难以估算,但是对他来说,这是个好东西。

无论是未来的预言还是自己现有的法术和技能,眼睛的作用都是不小的。

用雪和布擦拭过后,亚特又对这着它用了一次清洁术,就准备将这东西在左眼上。

前世他就见过不少这东西,只不过,和其他的东方人一样,并没有高鼻深目的特点的他,并没有直接佩戴这种古怪眼镜的能力。

而现在的亚特,外貌特点更接近前世欧洲人那种高鼻深目的特征,眼窝的深度能够支持他带上这个单片眼镜。

只不过,有些出乎他意料的是,当他把扭曲镜片放在左眼前的时候,它的边框就直接贴在了亚特的眼窝上,但并没有什么紧致的感觉,就像是磁性不是很强的磁铁被铁钴镍吸引了一样。

戴着礼帽,穿着燕尾服西装、拄着手杖的亚特,赔上这个单片眼镜,看上去有种颇为邪恶的感觉,但是也很帅。

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主人看上去更像是……”

“噤声。”

窃窃私语地普罗米的声音戛然而止,委屈巴巴地钻回了拟形尸鸦的身躯里。

闭上右眼,只通过左眼观察的亚特,感觉视野变得模糊了许多,原来的他不说视力5.3,但是起码也有5.0以上,而带上这单片眼镜之后,就像是一下子变成了200度的近视眼。

而与此同时,一股微弱的清爽感从左眼传来。

他试着将它反过来带上。

但是,失败了,单片眼镜从眼窝上落了下来,被亚特扯住了链子一端的它,像是摆钟一样摇摆着。

反过来的时候,它并没有像是之前一样吸在左眼窝上,而是……有种排斥的感觉?

眉头微微一挑,亚特将它拽起来,然后再次尝试。

贴住了,只不过还是视野模糊的那一面。

思考了两秒,亚特将它反过来,然后…..贴在了右眼窝上。

而这一次成功了。

右眼的视野变得清晰,他感觉视野变得更远了,只不过……

右眼传来了一种微弱的束缚感,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挡住了。

这就是扭曲镜片上描述的视野与法术的对换削弱和增强吧?

将链子的一端系在夺心魔之核项链上,亚特将扭曲镜片放在了胸口的口袋之中。

还有两样东西。

错觉怀表lv6:注入灵能,合上怀表,释放一道缓慢错觉,受术者会产生自己周围的时间变缓的错觉。打开怀表,释放一道加速错觉,受术者会产生自己周围的时间变快的错觉。——“时间没有变快,也没有变慢,一切只是你的错觉。”

这是一个银黑色的怀表,

感觉那位苏莎男爵交易给他的东西,都是些花里胡哨的东西,还带着一种成年人的味道。

不过这些东西……看起来应该是从北方港口传过来的东西。

摇了摇头,亚特看着最后一个物品。

他的直觉,这个物品是这些东西里面最重要的。

这是一个巴掌大的、晶蓝色的、有些破损的雕像,材质有些特殊,像是某种石英石,但应该像是一个雕像没错。

用物品栏进行查看——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