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沉睡中的凉父接到警察的电话让他去警察局认领儿子的时候,凉父的第一反应就是对方是骗子,然后挂断了电话,搂着老婆继续睡。

但是接着第二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这次是凉父的熟人——邢局长的电话。

凉父瞬间清醒了。

“邢局长?有什么事情吗?上次的事情有新的进展了吗?”

凉父以为邢局长是说上次凉风抓到嫌犯的事情,但是显然他想多了。

“你儿子进警察局了。”邢局长开门见山道。

“您在开玩笑吧。”

“我没有开玩笑!”

“怎么可能?我儿子明明还在家里睡觉……”

凉父离开了自己的房间,穿过客厅,来到凉风的卧室,直接推开凉风房间的门,房间里……空空如也。

凉父的身体僵住了,冷汗顿时就下来了。

额带白羽的纯净空灵天使女孩

“等等,邢局长,您说我儿子怎么了?”

“进警察局了啊。”

“等我,马上到!对了,他犯了什么事?”

那边邢局长顿了一下,才缓缓开口,道:“上网吧。”

“???”

……

警察局中,凉风坐在会客室中喝着茶。

凉风到底还是摆脱了嫌疑,因为邢局长和宋队长认出了凉风,他们给凉风进行了担保。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那个被凉风锁喉的男人的身份被查出来了。

是一个在逃犯,赏金比上次的张伍还多,足有五万。

不过凉风还是受到了审讯,毕竟要弄清楚凉风为什么在这个时间出现在那里。

凉风自然不能说他今天晚上真的做了什么,不过借口凉风早就想好了——半夜寂寞难耐,因此偷偷从家里跑出来上网吧。

之后就是凉风刚刚到达娱乐一条街就赶上警察扫黄和遭遇逃跑的逃犯的事情。

娱乐一条街确实有不少高级的网吧和网咖在。

凉风的借口成立。

虽然因此让凉风彻底摆脱了嫌疑,但是凉风知道,今天晚上的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的结束。

警察这边信了他的鬼话,凉父和凉母那边还需要想办法解释……估计又少不了一顿胖揍啊。

因此凉风不免有些惆怅,嘴里的茶愈发苦涩。

凉风再次抓到一个逃犯,他在警局已经成了名人,要不是今天晚上警局人手不够,现在说不定已经安排警花来陪凉风喝茶了。

邢局长和宋队长也只是匆匆看了凉风一眼就又去忙了,能够给凉风安置到会客室也是现在能给凉风最好的待遇了,要知道,他现在喝茶的开水还是他自己用热壶烧的呢。

而在凉风喝茶的时候,他看到了会客室外面走过了三道熟悉的身影。

好像是感受到了凉风的注视,对方也看向了会客室。

“凉风?”

“闫曼?”

会客室之外,一位年轻的警察带着殷若若、宫久久和闫曼三人。

闫曼三人也都发现了在会客室中喝茶的凉风。

闫曼好奇地推开了会客室门,开口打趣问道:“凉风,你该不会是嫖娼被抓了?”

今天晚上警察的行动口号是“扫黄打非”,因此闫曼用这个事情来打趣凉风。

凉风翻了个白眼,“没看我在喝茶吗?要是被抓了能有这待遇吗?我是因为其他事情到这的。”

“也是。”闫曼笑了笑。

凉风反问道:“你们又是什么情况?”

“呃……”闫曼一时语塞,遮遮掩掩。

宫久久也别过了头。

只有殷若若泰然自若。

年轻的警察帮她们回答了凉风的问题:“今天晚上的扫黄行动,她们是警察的线人。”

凉风意味深长地看着闫曼,拉长了自己的声音:“哦~”

这年头扫黄打非行动的线人不少见,但是闫曼她们成了“打入敌人内部”的线人这件事就很有趣了。

刚刚还是闫曼用这件事来打趣凉风,现在情况反了过来。

闫曼和宫久久都羞红了脸。

闫曼的脸还有些发烫,虽然知道跟着殷若若不会有事,但是为什么要给她们弄什么警察线人的身份?虽然这个身份没有问题,但是警察这次的活动是扫黄啊!

这要是让熟人知道,她们以后还怎么面对对方?

啊,差点忘了,已经有人知道了。

“你们的夜生活挺丰富的啊。”凉风说道。

闫曼急忙岔开话题。

“咳咳,好了,我们也该走了,就不打扰了。”说着,闫曼急忙推着殷若若向外走出,宫久久急忙跟在后面。

年轻的警察也对凉风点头告辞,凉风抓了一个通缉犯,还有局长和队长亲自担保,他的名头已经传遍了警局,虽然其他人不会因为这些而讨好凉风,但是好奇和一定程度上的尊重还是会有的。

“慢走,不送。”凉风端起了茶杯,吹了吹茶水,然后慢慢送入口中。

警察局外,闫曼和宫久久上了警车,坐在后排。

然后她们就看到殷若若在外面和年轻的警察说了什么,接着就接过对方手中的钥匙,然后坐到了驾驶座上。

“等等,为什么是前辈开车?”闫曼一脸震惊,“难道不是……”

闫曼放下车窗,问向了年轻的警察。

警察开口解释:“抱歉,今天晚上警局很忙,没多余的人手可以送你们回去,不过却可以借给你们一辆警车,让你们自己回去。”

“……”

警车还能外借的吗?

“我在公安系统内也有职位,借来一辆警车没有问题。”殷若若说道,然后拍了拍方向盘,“放心,我有驾驶证的。”

但是闫曼和宫久久经历了之前“线人”的事情后,都感觉有些放心不下。

除了杀鬼的时候,殷若若不像是能让人放心的人。

宫久久却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难道你已经过了考驾驶证的年龄了吗?”

在1区考驾驶证有相关规定,要求公民必须成年,但是宫久久记得殷若若自己介绍自己的年龄是……

“17岁哦~”殷若若笑眯眯地说道。

“永远都是17岁哦~”

“……”

闫曼和宫久久都选择了沉默。

“好了,我们走吧。”殷若若发动了警车,踩下油门,还顺手打开了警笛。

“前辈,这个时候就不要开警笛了啊!”闫曼喊道。

在警车驶出警局的时候,一辆出租车也停在了警局门口。

凉父凉母抱着还一脸迷糊的凉梓琪下了出租车,急匆匆地跑进警局。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