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上午,家人集体请假,目前在家而有身份证的三十三个人,分别在五家房产中介签订了四十九套房产的购买合同,小一半都达到了限购标准。在凌霜华的调度下,这么多人却居然没有一次撞车事件发生。那些卖主完不知道,有人居然在暗中收购了整整一栋楼。只是当有人发现自己的买主居然是前一阵子格斗大赛的拳王级人物时,大感荣幸,兴奋地求合影,求同框,看样子恨不能把照片放大了裱起来挂墙上。

为了避免被人发现点什么,所有签约毕晶和母老虎都没有出面,而是照例满常山乱逛。不同的是,随着各处签约的顺利进行,签约完成的信息一次又一次叮当乱响,想象着自家巨款,以一次上百万的规模飞快地划出去,虽然说这些钱原本也不是自己的,但毕晶的胖脸还是在一阵阵直抽抽。得亏为了防止被人怀疑大规模洗钱,毕晶坚持这些钱都不走自己账号,而事由四海公司账户直接划过去,否则的话,毕晶觉着自己很可能半道上就跳出来阻止这种败家行为。最后,毕晶干脆把信息提示音一关,眼不见心不烦了……

尽管还有很多诸如交契税啊,去房管局备案啊之类的后续事项,也有一部分跟毕晶一样,因为还没有达到工作年限而暂时没有拿到房产本的情况,但总体上,钱货两讫之后,整栋楼就算是自家的了。

当日下午,常山日报旧宿舍区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搬家行动,正式宣告盛大启帷。

看着一辆辆汽车空着开进来,又满载着日常用品和私人物品开出去,毕晶因为上午花钱太多儿颇感肉疼的心情终于有所缓解。

顺便,毕晶也确定了三件事:

第一,母老虎说得很对,这栋楼里住的基本上都是年轻人,居然有一小半还处于单身狗状态,还有好多人其实并不认识,估计不是老干部家的子女,就是原来的主人把房子卖给外边人了。瞧这帮人的神色,倒似占了多大便宜,恨不能插翅膀离开似的——他们确实也是占了大便宜,毕竟除了房子面子大增,还附送部家具装修的。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次搬家规模虽然很大,但拉出去的东西却并不是很多,很多人的部私人家当,连一辆小皮卡的车厢都装不满。以至于到下午三点多时候,毕晶住的这个单元,已经基本上彻底搬空了。看起来用不了一周,这栋楼就不会再有别人了。

第二,现在房市好像真得不怎么景气。说起来四十九套房子对一个人是挺多了,可对于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来说,好像还真不算什么,更何况是五家。可据签约现场发回的报道,那些经手的中介,一个个乐得嘴都快合不拢了,眉梢眼角都带着笑,对买卖双方都一路的点头哈腰,就差跪地上抱着他们的脚亲两口了。

第二,当然是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这么大动作,当然惊动了很多人,小区里毕竟有十二栋楼呢,眼见大大小小车辆来来往往,不少人已经开始打听究竟怎么回事了。当这些人听说搬家的条件后,眼里除了震惊,更多的浓重的羡慕,甚至嫉妒恨。这让毕晶觉得,如果有需要的话,说不定能把整个小区都买下来。

“这楼,真成咱自己的了?”舒舒服服趴在窗台上,看着已经空空荡荡的单元,毕晶长长叹了口气,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但再看看开始往院里运送床褥被子的送货车,心里又忽然觉得热起来,从现在开始,这栋楼即将成为古往今来人均武力值最高的一栋楼,关键是,这些侠客的来历还跨越了自北宋到乾隆年间数百年的历史!这让毕晶异常自豪,恨不能打块硕大的牌匾,上写“侠客楼”三个大字,堂而皇之地挂在楼门口。

“这回放心了?”萧峰跟他一样趴在床边,微笑着问,神色间还有一丝揶揄。

毕晶回头:“可不是,这回总算是踏实了,再也不用担惊受怕被人发现什么了。”

头发半扎美少女白色连衣裙抿嘴闭眼俏皮搞怪图片

自打得到这倒霉系统以来,自己家是见天儿地添人,而且都是在大半夜,这红光缭绕的,别说看见了,想想都让人觉得妖异。为了这个,他曾经让家里这帮人多次观察过,当通道启动时,外边能不能看到那道红光。尽管每一次回答都是没有,但于每一次办事儿,毕晶都多多少少有点忐忑,生怕被人发现点什么,毕竟除了红光,还有人落在地上声响——提起这个来毕晶就来气,玛德凭啥每次都是老子摔在地上?还有,每回来人,都得等好长时间给新人解释问题,以免他们又有啥想不开的再闹起来。

长此以往,毕晶还真是担心哪天露了马脚——头一天办事儿,不就惊动了母老虎?虽说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向来有着“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优良品质,但总这么下去,没准儿哪天就得被某个神经病举报了。

但现在,让给母老虎这么一搅和,这个长期横亘在毕晶心头的担忧,居然悄无声息地化解了。整栋楼都是自己的,而且这楼的位置还挺偏,还正好掩映在绿树丛中,就算有点什么动静,只怕也惊动不了多少人了。

一想到这儿,毕晶就又满足地叹了口气:“这娘们儿……真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你才是死耗子!不对!哪儿有你这么胖的耗子?”随着这不满的声音,母老虎推门而入,一阵风走过来,一把夺下毕晶手里的大号保温杯,咕咚咚连灌了大半杯下去,抹抹嘴倒在沙发上,接连呻吟:“累死老娘了!”

一众男男女女笑嘻嘻鱼贯而入,纷纷落座,沙发上靠着的,板凳上坐着的,床上倚着的,地上蹲着的,小小的客厅一瞬间又变得拥挤热闹起来。

毕晶瞪了这群人一眼,不满道:“你们自己家的活儿不能自己干啊,看把我媳妇儿累成什么样儿了?”说着走到母老虎身后,一脸怜惜地按住她双肩,连揉带捏。母老虎一把把他手扒拉开:“乘机占便宜啊你,起开!”说完招招手,“程家妹子,过来替我捏捏……”

毕晶讪讪地松开两只咸猪手,受气包一样退到边上,一肩膀把鲁免贵扛一边去,靠在床边上看着这一大家子人,再看看被程灵素一双小手伺候得跟个地主婆一样的母老虎,满足感悠然而生:“你们活儿都干完了?”

“你还有脸说。”母老虎闭着眼哼了一声,“自己在家当甩手掌柜的,让老娘累死累活……素素你换个地方捏……”换了个姿势让程灵素揉捏得更方便,那慵懒的情态配上姣好的身材,让毕晶心眼里砰砰直跳。

大概程灵素的手艺的确是好,母老虎越来越舒服,脸上的怒气也没那么浓了——估计她本来也没怎么生气,闭着眼睛道:“基本上安置完了,其实也没什么好安置的,家具电器厨具什么的都是现成的,就是买点床上四件套什么的,连床垫都不用换。”

“你们还真是好打发……”毕晶瞅了瞅屋里无所谓的一群人,撇撇嘴道,“房子怎么分的?”

“小宝一家子人口多,身子又不方便,一楼都给他们了。”看来分当领导小组组长是没白干,母老虎如数家珍道,“郭巨侠和李姐一家子占了三楼,三哥三嫂401,胡老夫子两口子402,李哥两口子501,总舵主和冯队长502……”

“还挺合理。”毕晶满足地叹了两口气,也懒得听母老虎再唠叨,眼睛扫着一屋子人:“歇够没有?歇够了咱一鼓作气,把这屋里高低床都拆了,省得回头还得再请一天假。”

“拆什么拆?”胡斐笑嘻嘻道,“还这么住着呗,多热闹?”

“就这么住着?”毕晶当时就跳起来了,“跟沙丁鱼似的挤着也不在乎?”

众人只是瞧着毕晶笑,不说话,毕晶看了一圈,忽然发现这帮人一个有动手意思的都没有,不由沮丧道:“你们商量过了?”

“嗯。”整齐划一的点头。

毕晶还有点不死心:“真要继续这么住?”

“对。”又是整齐划一地点头。

毕晶泪都快下来了:“你们什么意思啊?买了这么多房子,一人一套都有富裕了,还在我这儿挤着,能不能有点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了你们?”

已经没人理他了,一群人开始自顾自商量,为了庆祝搬家大计完成,今晚上究竟应该吃点什么好的,要不要再玩个通宵?

毕晶已经彻底没得指望了,眼珠子转转,热切地看着母老虎:“我不要和他们挤……要不,我搬你那儿住去?”

母老虎已经彻底按摩的舒服了,睁开眼似笑非笑看着毕晶:“好啊。”

“真的?”毕晶大喜过望。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干什么?”母老虎笑得阴险起来,“只不过呢,表姐表妹阿朱侍剑要住我那儿,香香妹子和宁姐也住我那儿,还有非非小丫头和秀儿小宝贝也得住我哪儿……你瞧你是打算睡天花板上呢?还是打算睡灯上?”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