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

邹横在禹国国都的小院之中,空荡荡的院子内,时不时的响起一声声撞击声。

不过有人如果从院子外面看一眼的话,他就发现院子里面似乎是没有人的,但若是仔细观察,还是能够找到声音的来源的。

身躯缩小到黄豆大小的邹横,此时正在自己的院子之中,肆无忌惮的施展着自己的力量,偶尔能够看到地面上出现一个小坑,或者响起声音很响的撞击声,那些都是邹横所搞出来的声音。

虽然在身体变小之后,邹横同样也将自己的力量压缩了,可是此刻的他,一拳一脚所蕴含的力量依旧是非常恐怖的。

从突破蕴神境界到现在,邹横感觉自己的实力一直在增强,如今的他,已经彻底熟悉了蕴神境界的力量,相比修为刚刚突破的时候,实力强了不是一分半点。

在“咚咚”的声音响了好一会之后,邹横终于停了下来,解除了身上的方寸大术,恢复了正常人的体型。

身体一恢复,邹横看了一眼愿意变的坑坑洼洼的地面上,立刻心念一动,让院子之中的这些坑洞重新变得平整。

不得不说,方寸大术的效果,用来修炼是极好的,一般会造成巨大动静的术法,通过方寸大术,就能够约束在一个小小的院子之中,而且还能够达到预期的修炼效果,这一点是邹横对于方寸大术最满意的。

回到禹国国都的这些日子,邹横每天都要通过方寸大术修炼很久,继续提升了自己的实力,不过今天,邹横比平时结束修炼的要早一些,因为今天他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所以修炼的时候,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分心。

修补完了地面之后,邹横就伸手从自己腰间的挎包中取出了几枚铜钱,然后走进屋中,准备施展自己不常用的铜钱测运术,占卜一下自己今天心神不宁的原因。

在施展出铜钱测运术后,看着所展现出的卦象,邹横已经知道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而且事情发生的地点,似乎是在齐国国都那边,一瞬间,邹横就想到了仁王。

浅笑嫣然青春靓丽青春美女图片

还没有等他深思,邹横的院门就被敲响了,来的是几个宫中的侍者,他们一见到邹横,就立刻行礼开口说道。

“见过法师,齐国那边传来消息,陛下在齐国驾崩了,殿下请您立刻进宫!”

听到那名侍者的话,邹横略微沉默了两个呼吸,随后才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了。

几名侍者见状,也很有眼色的就立刻离开了,没有在邹横这里继续停留。

“仁王,死了!”

邹横看着几人离开的背影,不由得在心中轻叹了一声。

虽然知道这个消息早晚自己会听到的,可都这个消息真的来的时候,邹横心中还是稍微有些感慨。

转身关上自己院子的房门,邹横立刻就赶往了禹国的王宫,消息既然他得到了,那想必禹国的其他人,这个时候也应该陆续知道了,接下来稳住局势才是关键,而自己的出现,对于稳定局势非常有用。

来到了王宫之后,邹横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一路就进入到了王宫中,很快就见到了赵禹。

此时的赵禹,已经换上一身丧服,坐在那里神情显得有些低落,只是在邹横进来的时候,他抬头看了邹横一眼,嘴巴张了张,最后吐出了一句话。

“法师,父亲他,去了!”

赵禹声音之中略带一丝哽咽,不过他并没有哭出声来,因为对于这个消息,他和邹横一样,都是早就有心理准备的。

早在仁王将王妃的棺材一起带过去的时候,赵禹就知道,事情已经没有任何的转机了,仁王已经下定了决心,如今这个消息的传来,只是打破了他心中最后的幻想。

“殿下,节哀!”

邹横看着赵禹,最后只能开口安慰了一句。

“法师放心,对于这个结果,法师和我都有心理准备,只是接下来可能要麻烦法师了,父亲已经给我铺好了路,我就按照他给我准备的一切,去做一个民心所归的禹国国主!”

赵禹闻言,点点头说道。

他的话说完之后,两人之间很快就沉默了下来,又过了片刻工夫,张小年等一些禹国的大臣也来了,大家来之后的第一时间,除了劝慰赵禹节哀之外,就是想要先搞清事情具体的经过。

一国国主的死亡,起码得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最起码大家要知道。

很快,随着消息传递到越来越多的人的手中,来的官员全都沉默了下来。

禹国国主,和诸多小国国主商谈期间,因彼此商谈不和,发兵攻打诸多小国,最终剿灭了诸多小国,可自己也因此而身死。

传回来的消息内容很简单也很含糊,可是对于禹国的各位大臣来说,他们已经能够从中提炼出一些关键的信息,比如说那些小国,如今已经被剿灭了这一点。

这就意味着,禹国今后的国土,会比占据了齐国之后还要大,人口还会更多,这可是大大的利好消息。

不过此时此刻,因为禹国失去了国主,要想要尽快消化这些好处,就必须让禹国的局势立刻稳定下来,而如何让禹国的局势再次稳定下来,当然是立刻让新的国主继位。

反正仁王也就只有一个子嗣,没有什么人可以与之相争,想要强行推一个有王室血脉的人出来当傀儡,这个念头看一看站在那里的邹横,大家就连想都不敢想了。

于是乎,很快有一个老臣开口道:“陛下驾崩,此乃我禹国之大不幸,理应举行国葬,不过此时正值两国交战结束,加上刚刚扫平诸多小国,禹国需要稳定之时,臣恳请殿下先行节哀,暂时将国葬压后,先行举行继位大典,登上国主之位,施以仁政,以此才能稳定人心,安稳局势!”

这位老臣开口之后,其他的官员也立刻开口附和,因为这个时候,新的国主立刻继位,的确是对禹国来说最好的选择。

邹横看着这些大臣,他心中也不得不佩服仁王,对方连这一点都想到了,他知道在这个时候,赵禹的继位会非常的顺利,不会有任何一个禹国的大臣从中作梗。

听着这些大臣的话,赵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压下自己的悲伤,随后看着这些大臣开口说道。

“父亲刚刚驾崩,原本应该先行举行葬礼,再说继位之事,不过此时禹国情况特殊,父亲也时常教导我,为君者要以国事为先,所以,就依各位所言,孤先行继位,然后再为父亲举行国葬,各位大人可以回去先商议一下,在孤继位时,要以何种仁政,来安抚刚刚归附我禹国的百姓!”

“殿下英明,臣等定当为殿下分忧!”听到赵禹的话,在场的大臣又同时躬身行礼道。

事情至此,接下来就好办多了,来的大臣们也纷纷一个个告退,在退出王宫的时候,有些大臣突然间感觉到,赵禹即将继位,他们好像比仁王在位的时候,心中感觉稍微放松了一些。

接下来几天时间,赵禹继位的各项事宜安排得很快,很多事情都不需要他操心,禹国的各位大臣就已经将事情办得很妥当了,新任国主即将继位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如今禹国的疆土,还有其他邻近的国家。

还有接下来新任国主继位,即将施以仁政的消息,也一同传到了整个禹国境内,让原本比较紧张的局势,瞬间就缓和了不少,齐国的百姓,还有刚刚被禹国打下来的那些小国的百姓,在经过了仁王这位他们比较厌恶的国主后,对于新任的国主,心中多少抱着一丝希望。

前前后后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赵禹的继位大典总算是准备妥当了,而这一个月的准备,还是为了能够尽快安稳局势,所以在很多地方都从简之后的结果。

在继位大典举行的这天,大苍和虞国,还有周边依旧存在的几个小国,都派来了人前来观礼。

只不过这一次的观礼阵容,恐怕是最近这几百年以来,禹国国主继位时,观礼宾客最少的时候。

毕竟紧挨着齐国的那些小国,如今都已经被干掉了,剩下来观礼的这几个小国,他们是位于原本禹国附近,和原本齐国隔得非常远的小国。

在为数不多的外宾的注视下,赵禹换上了禹国国主的服饰,在一片礼乐声之中,一步步走上了代表禹国国主的位置。

同时,主持继位大典的礼官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开始宣读经过商议之后确定的几条仁政,这其中包括土地的一些划分,税收的一些减低,还有城池的修缮与新建,战斗之中俘虏的安置等等,一共有九条,全都是实实在在的事情。

等到宣读完之后,禹国的文武百官,上前对着赵禹参拜,确定了君臣之间的名分,在这之后,赵禹又站起身来,从高处走到了邹横的面前,对着邹横深深的一礼,同时开口道。

“孤,请拜法师为禹国国师,望法师屈就!”

看着在自己面前对自己行礼的赵禹,还有那些投向自己的目光,邹横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道。

“从今日起,我邹横,就是禹国新的国师了!”

xiazaitxt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