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得这一幕,焰皇朝星卡师刚刚放下不久的心,此刻再度悬了起来。

虽然知晓燕北邙不会就这么输了,必然还有后手,可这后手不说无解,也至少让人有些难受。

一方面,九星巅峰,这个境界太恐怖了,简直是大哥流的顶峰了。

毕竟,星卡升星,再怎么升,都是无法突破一个大境界的,如果突破大境界,往往要付出一些沉重的代价。

这会对星卡师的本身,造成不可磨灭的损害,影响其未来发展。

至于封印,控制?

众所周知,星卡所有技能,都有个前置隐形条件,那就是同境界。

比如一张星卡的限定技,是立即将指定一张星卡封印,换句话说,也就是说封印的概率,是100%。

这里指的是同境界,对同境界的100%。

如果敌方星卡境界高,那么这个封印的概率则会递减。

如果没递减,总不可能一个卡徒,能将一个卡王给封印了吧?

洛风六星,即便凯皇或者姜子牙有封印技能,那么面对九星的维京天鸟兽,封印的概率,将会递减到一个非常低的层次。

粉粉嫩爱猫少女美拍有种棉花糖的味道

可能连10%都不到。

也就说,维京天鸟兽,根本不可能被控制住。

这比先前无敌且不受控制的埼玉,还要恐怖。

燕北邙神色睥睨,虽然知晓埼玉仅仅是驱散了无敌状态,那可怕的攻击力,或许仍然保留。

但是,他根本不可能一拳解决掉维京天鸟兽。

面对刚刚区区七星的姑获鸟,他都是连续打出一套组合拳,方才将其斩杀,更何况九星的维京天鸟兽?

且不说他能不能破开维京天鸟兽的防御,

就算能吧,那在埼玉击溃维京天鸟兽之前,维京天鸟兽都能将埼玉杀死好几回了!

整个天源大陆,所有关注这个赛事的角落,皆是有着惊哗声爆发,他们眼睛震动地看着维京天鸟兽,皆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我就说,能进入八强的,不该那么菜。”

“如今看来,先前他的星卡一连被斩杀,倒像是一个诱饵,为的,就是召唤出这终极大哥。”

“这下惨了,那秃驴先前之所以一路横推,无非是因为身上有个无敌buff,而今该buff被祛除,他身上只有区区30%的血,怎么打?”

“洛风还是太年轻了啊。”

“…”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响彻而起,众人皆是叹了一口气,虽然洛风一张星卡没有阵亡,场面上看似占据很大的优势。

可是,在九星卡王距离、距离卡皇境只有一步之遥的维京天鸟兽,别说三个了,哪怕是五个,也是跑来送的啊!

“不错。”秦君屹微微颔首,眼露欣赏之意,虽然对于这洛风,他倒是并不惧怕,不过若是燕北邙能够将他留下,那自然是好事一桩。

祁进与慕南栀,面庞之皆是浮现出担忧之色,不过也并没有太过惊惶。

在见证了洛风的一路成长后,他们知晓,洛风擅长打的其实不仅仅是顺风局,哪怕是地狱模式般的绝境,他也拥有很强的韧性,能够根据已有条件快速进行反击。

然而就在此刻,忽然有人看向洛风,然后便是见到,后者神色不仅不慌,嘴角甚至微微上扬,掀起一抹诡异弧度。

“咦,他在笑!”

“哇哇哇,那个男人在笑!”

“难道他还有后手?”

“死到临头,你还有脸笑出来?”燕北邙神色睥睨,眼神泛寒,不屑地说道。

“夜长梦多,迟则生变,维京天鸟兽,结束比赛吧。”

维京天鸟兽点了点头,眼神冰冷地看着埼玉,流露出浓浓的仇恨,道:“先前,打的爽了是吧?”

“接下来,我也让你感受一下,被秒杀的滋味!”

轰!

随着其声音落下,一股赤红色的星气,骤然如火山爆发,自其体内弥漫而开,浩浩荡荡,震荡虚空。

轰隆隆…

不仅是体内星气爆涌而出,

天地间的星气,此刻也皆是犹如热水滴水油锅,掀起滔天的沸腾,源源不断地朝着维京天鸟兽身前汇聚。

那些可怕的星气,疯狂汇聚,形成一个小小的火球。

而伴随着天地间星气的不断涌入,火球的身形,也是以肉眼可及的速度迅速变大,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到最后,直径竟是抵达了百丈!

犹如一轮煌煌大日,浑身上下,电蛇游走,雷光闪烁,熊熊火焰燃烧。

雷电与火焰交织,那等近乎恐怖的星气波动,让得观赛席上的星卡师,此刻脸色也皆是骤变!

九星巅峰的力一击,究竟有多么恐怖?!

轰隆隆…

周遭的空间,此刻都是微微颤抖,仿佛承受不住这等可怕的威压,即将崩塌而开。

“我的天,这就是九星巅峰卡王的实力吗?这也太恐怖了吧!”

“乖乖,这一招出来,洛风怕是连人带着三张星卡,部都要暴毙了吧?”

“洛风快投吧,不投命都没了!”

“笑死,煌煌焰皇朝,上届还挺进决赛,今年居然止步八强,属实有些丢人啊!”

此刻,

神策府的赵千宇,

千岛湖的柳岫烟,

藏剑世家的叶小瑾,

此刻皆是神色微凝,扪心自问,此时此刻换做是他们,也不知晓,究竟该如何抵挡这毁灭一击。

在这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型技能,都是显得苍白而又无力。

唯一的办法,便是硬碰硬。

可是区区六星的洛风,哪张星卡有资格与此刻的维京天鸟兽硬碰硬?

焰皇朝的星卡师们,此刻眼睛瞪大,捂住嘴巴,目光死死地盯着荧幕。

他们皆是知晓,这一招落下,那么本场比赛的胜负,自然也会分出。

可是,他们想不到,洛风要怎么挡这一招?!

濯缨俏脸微凝,也许是本场比赛结果太过重要的缘故,即便沉稳如她,也是微微有些慌了。

如果洛风输了,输得可不仅仅是冠军,不仅仅是圣者之心,输的,还有焰皇朝的国运啊!

虽说洛风出道至今未曾一败,虽然他就是创造奇迹的代名词,可是能从整个天源大陆一路杀出,晋级八强的,谁又会是等闲之辈?

他们些人,论以往的战绩,可不比落落风差,也都是踩着一众天骄上位,同样拥有创造奇迹、问鼎苍穹的资本!

空气陡然变得凝固起来,

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洛王,加油!”

而就在此刻,不知道哪个角落,谁喊了一声,打破了广场的沉默。

“洛神,加油!”

“不要放弃呀总阁主,让他们见见我们焰皇朝的厉害!”

“我要急哭了,洛神你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对不对?你一定会创造奇迹的对不对?”

“…”

那句加油,犹如一根导火索,瞬间引燃了所有焰皇朝星卡师的情绪。

他们此刻皆是低吼出声,齐齐呐喊,隔着万水千山,为他们的洛王加油助威!

赛场上。

维京天鸟兽身前的赤红火球,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到最后,竟是将维京天鸟兽的身形吞没,令得两者合二为一。

它悬浮于虚空,犹如一轮小型太阳,散发出恐怖的威能。

古洪不动声色地走到结界旁,催动星气,默默加固着结界,唯恐它被这一击毁灭。

毕竟,九星巅峰卡王的毁灭一击,若是破开结界,那无疑会对观众造成毁灭性的波及。

“以为前期拿下那么大优势,就可奠定胜局?”燕北邙不屑地撇了撇嘴,道:“这一切,其实都在我的算计之中。”

他眼神玩味地看着洛风,露出一抹猫捉老鼠般的戏谑,道:“让你一个区区六星参加世界赛,你焰皇朝还真是无人了。”

“既然无人,那就收拾收拾,准备滚回去吧!”

轰!

声音落下,维京天鸟兽化身的庞大火球,犹如一轮煌煌大日,裹挟着焚山煮海、毁天灭地之威,长虹般掠过天际,对着洛风猛地砸去!

他没有攻击洛风的星卡,而是直接攻击洛风。

那是因为,当星卡师受到伤害时,伤害将会平均分摊到每个星卡身上。

因此,当星卡师承受的伤害足够大时,这一招,或许就会让星卡师的所有星卡,悉数暴毙!

火球掠过虚空,留下一道长长且焦黑的痕迹。

洛风眼皮微抬,漆黑的眸子中,火球呼啸而来,逐渐放大,很快便是充斥了整个瞳孔。

在那般恐怖的温度下,他感觉自己的肌肤,都要被融化。

而就在此刻,埼玉一步踏出,站在洛风身前。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那轮呼啸而来的赤红火球,微微耸肩,略显慵懒地道:“先前,不过是我的普通一拳罢了。”

埼玉神色微凝,五指缓缓的握拢,眼眸之中流露出熊熊战意,罕见的郑重。

“想要秒我,哪有那么容易?”洛风冷笑,刚刚在埼玉开始发力之时,就已经掉了330根头发,也就是涨了3.3星。

所以,那个时候他的境界就已经是九星,只不过一直在用普通攻击,唯一的技能连续普通拳,其实也是快速的普通攻击。

普通攻击不需要消耗星气,因此别人,也无法从其弥漫而出的星气,来判断他的境界。

而在埼玉开始发力,斩杀对方三张星卡时,他的头发也是在不断狂掉的,毕竟每造成1%的伤害,就会掉一根头发。

他把对面三张星卡部斩杀,由此可见,他的头发,掉了多少。

而每掉一根头发,境界都会提升。

如此也就说说,埼玉早就在不动声色中,涨到了九星大圆满!

如果不是有着不能突破大境界的限制,埼玉怕是要飙涨到卡皇了!

轰轰…

体内的所有源气,此时皆是绽放出璀璨光芒,犹如岩浆般,在体内奔涌而动,然后顺着四肢百骸,涌向拳头。

拳心之中,绽放出璀璨光芒,蕴含着近乎毁灭性的力量。

咻!

下一瞬,他纵身一跃,冲天而起,紧握的拳头,对着那呼啸而来的煌煌大日,猛地一拳轰出。

那一拳,蕴含了他所有力量,是认真一拳。

轰!

一拳轰出,拳风震荡,周遭空间微微颤抖着,仿佛即将崩塌。

下一瞬,在诸多震惊目光注视下,埼玉那认真一拳,便是带起一道道虚空涟漪,云淡风气地落在那庞大火球上。

砰!

整个天地间的目光,此刻汇聚到埼玉身上,谁也没有想到,面对维京天鸟兽这波堪称毁天灭地般的攻势前,他竟是向死而生,以命搏命!

不过,在大部分人眼里,埼玉之所以这么做,其实只是在替洛风挡伤害。

因为这一击如果落在洛风身上,那可能洛风连带着所有星卡,悉数都会暴毙。

而埼玉挡下了,那阵亡的也仅他一张星卡罢了。

“呜呜呜太感动了泪目。”

“看来真是要止步八强了。”

“属于焰皇朝的时代,果然早就结束了。”

“:…”

轰!

两者碰撞,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彻而起,一股恐怖至极的星气冲击波,朝着四周弥漫而开。

余波肆虐,结界颤抖,若是古洪没有暗暗加固,此刻恐怕早已炸裂。

余波肆虐,那本就一片狼藉的赛场,此刻早已坏地不能再坏,不堪入目。

众人心颤,九星巅峰卡王造成的破坏力,实在是太过恐怖。

星气升腾,烟尘弥漫,犹如一张帘幕,遮住两张星卡的身形,令人看不清其中具体情况。

“那一拳超人,应该死了吧?”有人忍不住地问道。

而就在此刻,熊熊燃烧的火焰,渐渐褪散。

众人目光投去,那里的视野,也是变得清晰起来。

虚空之中,维京天鸟兽与埼玉皆是悬浮着,背对而立。

然而,下一刻,他们便是悚然地见到,先前不可一世的维京天鸟兽,血线居然清零了!

此刻的埼玉,状态也是惨淡,血线也是低的可怜,但至少还有!

“又是一拳解决了呢。”埼玉目光微垂,轻轻摩挲着自己的拳头,有些意兴阑珊地道:“真是无趣。”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被你一拳解决?!”维京天鸟兽声音低沉,惊骇欲绝的面庞上,充斥着愤怒与不甘。

它堂堂九星巅峰的星卡,无敌的存在,居然挡不住埼玉的一拳?

“因为…”埼玉的眼中,折射出一抹诡异光芒,道:“因为我认真起来了。”

认真拳:限定技,当埼玉丢掉至少50根头发时,一拳超人可以使用该技能,使出认真一拳,秒杀同境界的一张星卡、召唤物等目标。

维京天鸟兽的脸上,流露出浓浓的颓然,本以为合体归来、九星巅峰之后,它将变得势不可挡。

然而,谁能想到,埼玉竟是靠着朴实无华的一拳,将他的所有底牌与自信,悉数击溃。

“这一切其实都是幻境,你在搞我的心态对不对?!”维京天鸟兽忍不住地问道,满眼的难以置信。

埼玉笑了笑,摸了摸发光的脑袋,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道:“结束了。”

砰砰砰!

与此同时,维京天鸟兽那巨大的身躯,犹如山岳崩塌,道道裂纹产生,蜘蛛网般朝着四下弥漫而开。

“幸不辱命,拿下四强。”洛风抬起头,咧嘴一笑。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

无数道目光投来。

埼玉目光微垂,轻轻摩挲着拳头。

在其身后,维京天鸟兽的巨大肉身,迅速崩塌。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