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界北大陆,玄天府,那片灵气浓郁的山谷内,潺潺的流水,扑鼻的花香,再加上让人心醉的佳人,简直就是处世外桃源。..cop> “你真的好了!怎么做到的?”江源满心的欢喜,笑兮倩兮。

“这有何难?打坐下,睡个觉,醒来后自然就好了……”姚泽故作轻松的说道,鬼域之事自然没有提及分毫,免得佳人担心。

“吹吧。”江源嫣然一笑,只要完恢复,事情的经过她也没有多问,心中部兴奋填满。

离开北海后,他辗转从幽冥谷使用传送法阵,到了星药谷,偏偏师祖和师傅都没有遇到。他干脆在师祖的木屋内修炼一番,依照得来的那份法诀,彻底地把那些腐败异能部炼化,在那里等了一个多月,师傅他们也没有回转,只好悻悻地离去。

黑衣分身在东莱岛经历的一切,他自然清楚,现在更是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看来没有援手,两人想离开是不太可能了。

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还有件事需要做。

当初他搭建的木屋,现在依然伫立在那里,看来这百十年来,江源还不忘维护一番。左手翻转,一面青色小幡就捧在了掌心,冲着江源微微一笑,小幡消失不见,他竟直接展开了内视。

江源此时喜悦充斥了心头,对他做什么丝毫反而不太在意,只是怔怔地望着眼前的浓眉大眼,神色一阵恍惚。

识海空间中,蓝色身影凝结而出,他随意坐在一块巨石之上,身前漂浮着那面青色小幡,江牝成为幡内的主魂之一后,整个青莲幡就以它为主导,威力更上一个台阶。

此时这货一边催动着其余七个主魂,不停变幻成不同形状,一边美滋滋地张开大嘴,一道虚幻的身影挣扎着就飞进巨口之中。..cop> 前不久从鬼域那位华服青年手中得到的百万魂魄,被它定为美餐,时不时地“砸吧”下巨口,对眼前的生活极为满意。

姚泽看了一会,也不去管它,左手冲着空中随意一招,一个玉盒就出现在手中,上面隐约有光芒闪烁,竟被打下数道禁制。

他伸手在上面摩挲了片刻,轻轻吹了口气,玉盒应声而开,一股黑烟从中升腾,在空中一阵扭动,一头蝙蝠诡异地出现在那里。

治愈系美女泰国旅拍图片

黑色的身体已经有些质化,两只小眼露出红光,口中一对黑牙闪着寒光,双翅微一扇动,就消失不见。

姚泽微微一笑,一条金线凭空出现,在身前一处虚空中略一缠绕,那黑色蝙蝠就被拉了出来,身上缠着那根金线,竟一动也无法动弹。

这妖物正是当初他晋级元婴没有多久,在明圣宗那处空间密地里,救下香、莲两位夫人时,从那位太上二长老手中所获。

据莲夫人所言,这头黑牙魔蝠是其宗门老祖的宝贝,姚泽收缴之后,担心那位化神大能会找上门来,一直放置在这识海空间里,也没有想好怎么处置它。

青莲幡里面的主魂已经有了八位,他准备把这头黑牙魔蝠炼制成第九位主魂,想来这件宝物的威力会再次提升!

至于一位化神大能,自己实力提升了,即便打不过他们,自保还有几分把握的。

这妖物似乎知道不妙,一对獠牙不停地闪动,血红的眼珠恶狠狠地盯着他。

在这片空间里,自然一切都随心意而动,转眼间十几道黑影就没入身前的巨石内,随着那丝金线稍一振动,黑牙魔蝠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直接被一道黑色光幕包裹住。

玄天府的府主依旧是那位蔺塞,修为也达到了结丹期大圆满,只是当他看到眼前这位年轻的前辈时,总觉得有些面熟,一时间竟忘了施礼。..cop> “蔺道友,好久不见。”姚泽微微一笑,冲他点了点头。

“啊,你……不,前辈,您是……”蔺塞有些吃惊,总觉得以前见过这位前辈。

姚泽并没有多言,示意他打开身前的传送法阵,一直等刺目的亮光闪烁时,蔺塞终于想起来眼前之人是谁,忍不住惊呼起来,“是你!不,前辈的修为……”

光芒闪过,那位年轻前辈只是笑了笑,就踪迹无,蔺塞呆立在那里,心潮澎湃。

就在刚刚,他终于想起了眼前这位前辈是谁,百多年前,还是一位筑基期后辈,现在竟变成了自己的前辈!

他呆立在这处山洞中,一旁看守法阵的弟子见这位府主面色变幻,很是奇怪,也没有打扰,足足一柱香的时间,才见到他一跺脚,似乎下定了决心,转身离去,这弟子心中还有些奇怪。

谁知第二天就传出,这位蔺府主竟辞去了府主之位,闭起死关!

不成就元婴,誓不出门!

姚泽并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原因,那位蔺府主大受刺激,已经闭关修炼了。他现在已经坐在辚风车上,化作一道白光朝东疾驶。

手中青莲幡微微搓动着,九大主魂终于归位,对敌时的威力如何,还需要实践一番。

他吐了口气,收起了青莲幡,对眼前的形势也有些头疼。

两具分身都可以独挡一面,这回是他第一次去驰援他们。

现在东莱岛方圆数十万里,肯定都布满了修士和妖兽,他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潜到黑衣他们藏身之处,把他们偷运出去。

辚风车的速度很快,半个多月就飞驰了十万余里,这天他正在推演着那些古巫术,眉头突然一动,抬头朝远处望去。

千余里外,碧蓝的天空中,两条数百丈的巨大龙舟在空中急速穿梭着,虽然比不上辚风车,可对一个庞然大物,有着如此的速度,也是极为骇然。

两条龙舟一模一样,上面最明显的是在舟身刻满了无数的魔鬼巨脸,令人不敢直视。

姚泽刚放出神识,口中突然“咦”一声,神色一动,辚风车速度未减,径直朝两条龙舟靠去。

很快龙舟上的修士发现了这道急速的遁光,一道大笑声突然在海空上响起,随着笑声,一道红色光芒径直朝辚风车迎了上来,“姚道友,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红光散去,露出一位身着红袍的大汉,满脸的络腮胡子,显得很是威猛,此时亲热地远远就忙着施礼。

姚泽也展颜一笑,“君道友,好久不见。”

来人正是魔皇宗的那位君公羊,结识于天外天那片空间中,当时姚泽一口气收服了八位元婴大能,其中就有这位君公羊。

等黑衣在大燕门斩杀来自魔界的后期魔将时,已经彻底地把此人给震撼了,这次见面,倒有些拘谨。

“姚道友,难道你这次去参加轩辕家族的比武大会?”

“比武大会?”姚泽眉头一动,不置可否的点点头,顺口反问道:“你们都去……”

“呵呵,姚道友说笑了,人家要求是三百岁以下的大能修士,最后的胜出者自然抱得美人归,我这样的人家根本不让参加。”

君公羊摇头苦笑着,然后嘴皮微动,竟施展了传音法术,“道友不知道,最好就不要去趟这个浑水!这次我们是奉命前往东海搜捕两个人的,好叫姚道友得知,不但我们魔皇宗来了二十万弟子,据说四五个大门派都派来了一二十万,到时候整个东海都是人!”

“搜捕人?知道是什么人吗?”姚泽不动声色地嘴皮微动,似乎很感兴趣的模样。

君公羊摇摇头,“不知道,只说一男一女,到时候会有具体的画像,姚道友,那比武大会,说穿了就是招亲大会!那位轩辕家族的女子再美貌如仙,也不值得去冒险,说句夸张点的话,目前整个修真界,近一半的实力都汇聚在东海!稍不留意,就有可能被卷进去。”

看其关心的模样,姚泽双目一闪,拍了拍他的肩膀,“君道友,多谢关心,我只参加招亲大会,对什么人都不敢兴趣。告辞!”

说着,身下的辚风车发出刺目的光芒,瞬间化为一道白色遁光,一闪即逝,转眼间就无影无踪。

君公羊举起手,似乎还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叹口气,身形化作一道飞虹,落进龙舟之内。

对君公羊的话,姚泽自然明白其所言都是实情,到时候整个东海是修士倒一点也不夸张,如果自己不过来,黑衣他们想脱身,只怕比飞升还难。

看来那几位大人物对闻人景睿是志在必得!

不过轩辕家族又搞什么比武招亲,让他实在有些费解。

东莱岛的外岛,被童子引来天劫,直接给抹去,整个家族该乱成一碗粥才对,怎么还有心情搞什么招亲大会?

他坐在辚风车上,皱眉沉思,对整件事再推敲一遍,半响后,才有些恍然。

这个轩辕家族当初就想利用闻人景睿中毒的事,大张旗鼓地拉拢各大宗门,现在闻人景睿一直隐匿不出,他们又拿出一位族内美女,这样依旧可以和各大宗门搞好关系,不但共同面对一位仙人,还可以对神道教施压,毕竟那位神道教的散仙被人在轩辕家族内给一巴掌拍死了。

想通了这些,当下最要紧的是先把黑衣他们带走,不然自己就会成为整个修真界的公敌!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