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帝?

怎么可能?

烈阳神宫的人不信了,周围的人也不信了,尤其是那名一直追着红发青年喊师兄的女子,更是一脸呆滞,瞠目结舌。

直到这时,那头的上官家族人部跪伏下来,冲着白发老者叩首而拜,嘴里高呼:“拜见老祖!!”

声如浪潮传向四方。

四方顿静,无数双眼睛滚圆起来,怔怔的望着上官家的人,好一会儿,才有人反应过来,急忙跪伏叩头。

“拜见风帝大人!!”

一记记颤抖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上官家的老祖,除了九皇十帝中的风帝,还能有谁?

然而众人这一叩拜,烈阳神宫的人也急忙跪伏下去,一个个虔诚、激动,双眼冒着难以置信与崇拜的目光,朝红发青年颤呼。

“我等拜见宫主!!!”

“拜见宫主!”

清纯迷人小精灵孙心娅

呼声一片,大家都在用最大的力气喊。

如果说之前大家心里还有疑虑,那么,在上官家族证实了这位老者就是风帝之后,所有人的疑虑都打消了。

风帝的话,岂能有错?他称呼红发男子为炎帝,谁敢质疑?

堂堂大帝,还能认错人吗?

一时间,烈阳神宫之众激动虔诚,心情复杂。

“都起来吧。”

炎帝淡淡一笑,说到:“之所以没有表明身份,是不想引发骚动,不过既然这个风帝老头也来了,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炎帝看了眼那名女弟子,此刻的她眼神慌乱,紧张的很,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

“丫头,你的天赋不错,性情也很好,待回了宫,就去找大长老报道吧。”炎帝微笑道。

这话落下,周围的人乃至那名领事长老都向那女子抛出羡慕嫉妒的目光。

向大长老报道?大长老在烈阳神宫负责的可是炎帝内宫事务啊,找他报道意味着什么?众人心知肚明!那必是入内宫得炎帝亲传法门!

这可是很多长老都无法拥有的待遇啊。

女子也异常意外,半响没回过神。

倒是那边的风帝不想耽搁了,对着白夜淡淡开口:“炎帝,这里的事情与你无关,你就不要插手了,白夜,你杀了这么多隐世族人,又废了这么多人,连我上官家的几名族人都被你废了,你打算如何向我交代?”

“我凭什么向你交代?”

白夜淡漠而望,脸无惧色:“这些人贪得无厌,无视法度,杀了便杀了,废了就废了,怎么?你还想替他们报仇不成?”

“放肆!”风帝震怒。

上官家的几个人也跳了出来,指着白夜的鼻子大骂:“白夜,你太无礼了,你以为我们老祖是什么人吗?他可是九皇十帝之一的风帝!岂能是那些下位杂牌大帝能比?”

上官家族人的态度硬朗了起来,毕竟风帝到场,就算是白夜,他们也不惧。

“白夜,我家老祖并非是想刁难你,他的意思其实你也清楚,你就把那东西交给他,此事化了,你看如何?”上官伶俐走了过来,轻言细语,小声对白夜说道。

上官伶俐可不是白痴,她也相信白夜会明白风帝的来意,白夜废几个人,风帝岂会在乎?他真正的目的是死龙剑!

白夜一听,淡淡摇头:“我知道风帝来此是为死龙剑,说什么交代,不过是找个好听的借口罢了,然而就算你是九皇十帝之一,我也不会将死龙剑交给你。”

“你很愚蠢,你以为你能抗衡的中位大帝?”风帝花白的胡须颤抖,已是极为恼怒了。

大帝的尊严,岂能容忍这些低劣存在挑衅?

“我能一剑秒杀金帝,就能凭借死龙剑抗衡中位大帝,我或许不是你的对手,但在你抢夺死龙剑之际,我绝对能够在死之前将你打成重伤,到时候,就算你夺得了死龙剑,也守不住,因为现在不止一尊中位大帝在朝这赶来。”白夜淡淡说着。

风帝眉头顿皱,面泛沉凝。

但他依旧不死心,冷哼道:“你的天魂已经烧殆尽了,你马上就是 个废人了,拿什么抗衡我?莫说是给你死龙剑,就算给你天神之剑,你也发挥不了它们半分威力。”

“谁跟你讲我天魂尽了?”白夜再度摇头。

“你什么意思?”风帝老眉一动。

却见白夜身上的所有可怕劲力部消散,那正在烧的十尊天魂突然停止了烧,但它们并没有化为灰烬,而是回归当初,隐没于白夜的体内。

在献祭了十尊天魂之后,白夜毫发无损,相反,他的状态比刚走出九魂宫时还要好上不少。

“什么?”

四方魂者惊骇不已。

“献祭天魂,天魂却安然无恙?”

“这不可能!”

“白夜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若是如此,那他以后对敌岂不是可以次次烧天魂?”

人们沸腾不止,有些人甚至感到彷徨惊恐。

若一名魂者拥有无限献祭天魂的能力,那他自身的实力,就决不能用当前魂境来评价了!譬如白夜,倘若他可无限献祭天魂,那现在的他,就是一尊下位大帝!

这意味着什么?

很多人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倒是风帝没有意外,仿佛察觉到了什么,眉宇一紧,老脸发凝:“我明白了,你在献祭天魂前,是否吞用了虽死不灭丹?”

“虽死不灭丹?丹帝成名丹药之一?”炎帝呢喃。

“丹帝?”

上官伶俐立刻反应过来,急忙道:“老祖,之前伶俐跟白夜他们共同闯过丹帝秘境,白夜必是得了丹帝的传承!”

“那就不奇怪了,不奇怪…献祭天魂而不毁天魂,整个雄绝大陆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吞服丹帝炼制的无上神丹虽死不灭丹!此丹一旦服用,献祭天魂后可完美的保存住天魂,但这种丹药只能用一次!”风帝淡道,目露凶光:“你没有底牌了!!”

“是只能用一次,不过这意味着我还能再献祭一次天魂,不是吗?”

白夜将手按在了死龙剑的剑柄上,淡漠道:“我可以在你出手之前,献祭天魂,还能在你斩杀我前,灭掉这里所有上官家族的人,并将你的力量消耗一空,怎样,你要试试吗?”

这话令风帝一阵沉默。

白夜…还有破釜沉舟的一招!

其实之前白夜斩杀金帝的那一剑,风帝就已经感受到了其中的厉害,白夜说的很对,他虽能斩掉白夜,但也必然消耗掉所有气力与手段,甚至会负重伤,到时候守不住死龙剑不说,怕是这些上官家的人,也得与之陪葬。

双方陷入了僵持。

炎帝见状,哈哈大笑:“风帝啊,我看你还是算了吧,这死龙剑啊你就别想了。”

“怎么?炎帝大人也对死龙剑有兴趣?”风帝冷问。

“我若对死龙剑有兴趣,早在白夜与少帝过招时就出手了,又何必等到现在?”炎帝轻笑,扭过头望着白夜:“小子,现在有很多老家伙都在往这赶,你虽然能吓得住风帝,但却吓不到那么多强者,怎样?答应我吧?做我徒弟?有我在,就算九皇十帝都来了,也不必畏惧!”

“那倒不必了,白夜是我鸿天宗的客人,只要他没有做错什么,我鸿天宗就会尽力去庇护他!无论是谁来,也休想逼迫他做什么?”

一个淡漠的声音从天而降,落于此处。

紧接着,浓郁澎湃的生命气息洒满大地。

崩裂的大地生出青草树木,受伤的人们气息恢复,伤口愈合。

便看那青光之中,落下一人影,他一落地,沉浸于绝望与彷徨中的人像是看到了希望,无不觉浑身被暖阳包裹,再也感受不到半点痛苦。

“师尊!!”

神途、岳榕树一众欣喜连天,赶忙冲了过去,跪伏在地。

“师尊!”

一些子弟更是哭泣起来。

而人群后头的严岩等人,早已吓得双腿发软,浑身猛颤。

谁都没料到,青帝居然来的这么快。

青帝到来,风帝脸色异常难看。

便看青帝大手一挥,空地之上,凭空生出一棵参天大树,直入云霄。

四方万里,万物复苏,一切回归茂盛繁华。

青帝!九皇十帝中排名最后的一位大帝,但却是整个九魂大陆上实力最强的下位大帝。

他虽为下位,据说却能与中位大帝一战。

“我既已到,相信其他帝尊是不会来了,毕竟只要我开口,白夜将死龙剑交给我,你们是断不可能从我手中夺走死龙剑的。”

青帝淡漠的看着风帝:“这一趟,风帝大人,你白跑了。”

“你…”风帝眼中闪烁着怒意与杀意。

但这种局面,他明显镇压不住,一个白夜就足够让他头疼了,又来一尊青帝,再加上飘忽不定的炎帝,岂是他一人能抗衡的?

这一趟,他以为他来的最快,也赶的最及时,能够在其他大帝到来之前抢先下手。

可他断然没想到,这个拥有死龙剑的后生,却也是一个棘手的家伙。

“老祖…”上官伶俐担忧的唤了一声。

风帝抬手,示意他们止言,而后冷道:“也罢!这次我让你一步!不再计较此事!不过白夜废我族人,不会就这么算了!青帝,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

说罢,衣袍一挥,一股劲风卷着上官一族,瞬间消失于天际,只留下阵阵狂风吹拂。

风帝走的痛快。

他一离开,大局立刻落入到青帝与白夜手中。

一切,仿佛已经结束。

然而,还有很多账没有理清。

“严岩!你滚过来!”

人群中的神途扭过头来,冲着那边人群中的严岩一伙人大喝。

严岩骇然,浑身猛颤,低着脑袋战战兢兢的走了过去。

.

(这章是为鱼盟加更的,各位,已经号,若想继续加更甚至爆发,就请用你们手中的月票砸过来吧,求一波月票!!)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