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瑟琳娜去了研究所,走到实验室门口,正要推门进去,门忽然开了。

是查尔斯。

他看到凯瑟琳娜,吓了一跳,“你怎么在这里?”

凯瑟琳娜眸光微闪,“我过来看看。”

“哦。”查尔斯点点头,随后露出讨好的笑容,问:“既然来了,晚上要不要一起吃顿饭?”

“你请?”

查尔斯扬起下巴,“当然,哪有让女士付钱的道理。”

凯瑟琳娜微微一笑,“那好吧。”

见她答应了,查尔斯顿时激动不已,“那你等我一下,我进去会和我老师说一声。”

他转身进了实验室,门忘了关。

凯瑟琳娜探头看向里面,看到了库里教授,他背对着她,手上不知道在忙什么。

查尔斯和库里教授说完话,就跑出来,门一关,阻隔了卡斯尔琳娜的视线。

初夏活力小美女表情搞怪可爱写真

凯瑟琳娜神色微沉。

“我们走吧。”查尔斯并没有注意到她的不对劲,笑嘻嘻的说。

凯瑟琳娜跟在他身后离开,期间,她回头看了眼实验室紧闭的门。

……

查尔斯带着她来到研究所附近的一家餐厅。

“想吃什么随便点。”查尔斯将菜单放到她面前,十分大方。

凯瑟琳娜嘴角始终维持着淡淡的笑意,“谢谢。”

她会答应查尔斯的邀约,不过是想从他嘴里得到最新研究的进度,吃饭是次要。

所以,只是随便点了份牛排。

她端起桌上的水抿了口,装作不经意的开口,“最近你们很辛苦吧?”

“辛苦倒不辛苦。就是药还没有在人身上做过实验,不知道对病毒是不是真的有效。”

“伯格连先生已经亲自去抓江瑟瑟了,相信很能做试验。”

凯瑟琳娜放下杯子,转头看了看四周,嘴角弯起,“这家餐厅还不错。”

查尔斯一瞬不瞬盯着她,“你喜欢就好。”

凯瑟琳娜冲他笑了笑,“我很喜欢。”

看到她对自己笑,查尔斯顿时心都化了,看着她的目光再也掩饰不住恋慕。

“琳娜,你要是不嫌弃的话,以后我都请你到这家餐厅来用餐。”

“谢谢。”

她没有拒绝。

和她认识这么久了,她总是对他冷冷冰冰的,倒是对那个傅经云各种上心,他一度快嫉妒死了。

所以才喜欢找傅经云的麻烦。

不过,现在看到她对自己不再冷淡,他释怀了。

什么傅经云都不重要了。

用餐期间,查尔斯怕气氛安静下来会很尴尬,绞尽脑汁说了不少笑话。

让他特别有成就感的是,每个笑话都成功把凯瑟琳娜逗笑了。

饭后,结完账,两人一同走出餐厅。

凯瑟琳娜停下脚,转过身,笑意盈盈,“谢谢你,查尔斯,我很开心。”

“那就好。”查尔斯长长舒了口气,他看着她,眼珠子一转,试探问道:“要不我们再走走?”

“不了,我手上还有事没忙完,改天吧。”

这次凯瑟琳娜拒绝了。

查尔斯有点失望,但也不勉强她,毕竟她刚才陪他吃了顿饭。

“我送你回去吧。”查尔斯说。

凯瑟琳娜点头,“好,麻烦你了。”

“一点都不麻烦,跟我不用客气。”查尔斯冲她笑了笑,跑去开车过来。

他这一走,凯瑟琳娜脸上的笑容瞬间敛去。

有了查尔斯,她想进库里教授的实验室应该会简单很多。

……

与此同时,京都。

方煜琛、江瑟瑟和顾念三人,在书房商量着要怎么救靳封臣。

“我觉得只要少爷一出现,我们的人立马上去救他。”顾念提议道。

江瑟瑟细眉微蹙,“这样会不会动静太大了?上官媛很谨慎,就怕她也有安排人看着封臣,双方势必会起冲突。”

方煜琛沉吟了片刻,“其实我还有个担心。”

江瑟瑟和顾念转过头看他。

他沉声道:“我就怕到时候闹起来,是和阎帮作对,那后面肯定会有不少麻烦。”

他这一说,江瑟瑟也忍不住担心,“如果是这样的话,对我们真的很不利。”

顾念倒没有他们担心得那么多,“我们最重要的是把少爷救回来,其他的事我们再想办法解决。”

“这倒是。”江瑟瑟赞同的点头,她转头看向方煜琛,“表哥,别担心那些,我们先想办法把封臣救出来吧。”

方煜琛失笑,“我们这不就在想办法吗?不过,这事还得需要上官谦帮忙。”

“他会帮吗?”顾念疑惑的问。

“会。他比我们更想让表妹夫回靳家。”

江瑟瑟深吸了口气,“不管他帮不帮,这次我们一定要把封臣救回来。”

“少夫人说得对,一定要把少爷就回来。”顾念握紧拳头,格外胸有成竹的样子。

最后,他们决定按照顾念的想法去实行,一看到靳封臣就立马上去抢人。

哪怕双方发生冲突,也不能退缩。

……

在回京都的前一天,上官媛突然反悔了。

她不想回京都了。

因为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已经好几天没睡好觉。

每次都做着同一个梦,那就是靳封臣回到江瑟瑟的身边。

这是她最害怕发生的事。

而且是只要她回京都就有可能发生。

李冀看到站在阳台的上官媛,走了过去,关切道:“怎么了吗?”

闻声,上官媛连忙转过身,“爸。”

她的脸色不是很好,李冀出声询问:“明天就要回京都了,是不是有些不安?”

上官媛点头。

李冀笑,“你这孩子就是喜欢多想。其实你只要放宽心,就会发现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

“可是爸,我真的很不安,心完静不下来。”上官媛转头看向远处,嘴角勾起一丝自嘲,“也许是因为幸福是我偷来的,我才会这么不安。”

“不要这么说。”李冀拍了拍她的背,“感情这回事,谁也说不清。只要封臣现在是爱你的,那你就是赢家。”

“他爱我?”上官媛苦笑了下,“爸,他是忘了以前的事,如果有天他想起来了,他会恨我。”

“那就不要让他想起来。”李冀冲她挑了挑眉,“就彻底抹掉他的过去,他的记忆里就只有你。”

是啊,让他彻底忘记不就好了。

就算回到江瑟瑟身边,也不再是以前那个靳封臣了。

上官媛笑了,“爸,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More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