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剑一抬,冲着呼啸而来的剑影斩去,紧跟着,挥剑斩出了一连串剑影,攻向了千里之外的那群敌手。

下一刻,玄霸身影一晃,冲天而起,奔着来路方向飞掠而去,其速之快,竟是不亚于七杀的那只巨鹤坐骑多少。

尖锐的破空声骤然间大作,上百道雪亮剑光在虚空之中纵横飞舞,气势汹汹,每一道剑光,都不逊于方才海岛上斩来的那道剑光,甚至还要强上几分。

只可惜,这剑光虽凶,可远处的敌者神通也强,一个个或轻松躲避,或挥动手中刀剑斩碎剑光。

紧跟着,一道道剑光,一道道掌影在天穹之上浮出,齐齐奔着玄霸攻了过去,

天际头,更是突然间浮出一颗颗大星,一颗接一颗轮番冲着玄霸砸去,要挡住玄霸的去路。

“轰喀!”

一声雷鸣,一团雷光在玄霸身前数百里处凭空浮出,雷光炸开,数道身影显现,一个个或向东或向西散开,拦在了玄霸前方,或挥剑或挥刀或挥拳攻向玄霸。

这其中,还有一头通体生满金毛的巨犬,利爪一抬,冲着玄霸当头一爪拍下。

岛屿之上的一道道身影同样是腾空高飞,扑向了玄霸,远远地,驾驭着法器袭了过来。

一时间漫天都是飞剑、长枪、利斧,还有人的头顶上空迅速浮出一尊尊法相,或挥剑挥拳攻击,或取出巨弓大箭,远远地挽弓搭箭,射向玄霸。

竟然没有一人去追杀同样在逃走的道一和七杀。

写真少女外拍青春气息满分

而仔细看去,这一枚枚飞剑,一把把利斧,赫然有九成乃是上古仙兵,而剩下的一成,几乎是八阶的法器。

轰隆隆的巨响声连绵不绝,刀光剑影星辰利矢四面围攻之下,玄霸被逼得手忙脚乱,无法再向前逃走。

“三名帝境!”

玄霸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心头的惊惧和愤怒,突然昴首怒吼道:“快回来,莫要中了他们的奸计,他们是想要分而击之,我玄霸若亡,你们也逃不掉的!”

“到了此时,还敢去威胁别人,你以为道一、七杀两位道友是你玄天宫仆从?”

“别做梦了,你玄天宫已经有了三位帝境强者,不能再有第四位了,这是大家都明白的事情,而你苦苦隐忍多年不进阶,一门心思提纯法力,此刻一进阶就有这般修为,又有谁不忌惮你玄天宫?”

“你眼睁睁看着焚天宫、九曜宫、奉天宗弟子死在你眼前,却不加理会,九玄、赤莲、南天昊恨不得剥你皮食你肉,特意送你入瓮,你竟然还幻想着别人能帮你,省省吧!”

“乖乖地把你从潜龙渊中得来之物交出来,或许你还能死得痛快一些!”

一道道声音在空中响起,字字诛心,句句惊魂,玄霸一时间通体生寒。

上当了,上大当了,七杀、道一、九玄等人竟然会谋算他,没想到,大家竟然都知道了玄天宫的最大秘密,都在提防着玄天宫称霸仙界。

而四周围斩来的刀光剑影,飞来的飞剑雷火,越来越多,越来越汹涌。

三名疑似帝境的强者,已从三面把其围在了正中,三人身后,各有五名或六名随从辅助,这些随从,似乎皆是彩星境界,其中有几人体内透出的灵压之强,已然极其接近帝境。

天际头,一片星海浮出,道道星辰之力飞落,奔着三名帝境强者而去,三者体内灵压节节攀升。

虽是初入帝境,可玄霸清楚自身的实力,即便是道一、七杀这样的老牌帝尊强者也不是他的对手,若单独面对眼前三者中的任何一人,他不会有任何畏惧,即使三者联手攻来,他也有一战之力,想逃走,更是随时可逃,可此刻,三者竟然能在这战时借他们的本命星辰快速提升实力,能把实力攀升到他的高度,身边又有一群强悍爪牙相助,天罗地网般从四面杀来,他该如何抵挡,又能往哪里逃?

“八大仙门!”

玄霸低声嘶吼,咬牙切齿,这一刻,他若还不明白围住自己的是谁,那就真的是傻了。

若围住自己的是南天仙域众妖族,说不定还有妖物忌惮玄天宫,忌惮玄天帝尊,可八大仙门不同,之前已经和玄天宫硬碰硬地对撼过,现在设下这圈套来针对自己,显然也做足了准备,不会惧怕玄天宫的报复。

而道一、七杀二者既然能和八大仙门联手,说不定还会在一侧冲他下黑手,五名帝尊强者联手……想想就令人绝望。

而九玄、赤莲、南天昊三者如今又在何处,会不会一直跟在后面?

这几个家伙分明是怕了八大仙门的联手,怕自家仙门会像无崖山一样被覆灭,这才把他给卖了。

心中阵阵绝望,却又有强烈不甘,手中剑光华大放,斩出千百道剑光,逼退四面八方袭来的攻击。

身后灵光闪耀,一尊万丈之巨的金身法相迅速浮出,一只巨掌冲着虚空一抓,一杆银光灿灿的长枪出现在了掌中,长枪之上,赫然有一条龙影缠绕,抬手一枪刺向了朱老夫子所在的方向,一声清亮的龙吟声响起,枪影出,化作一条银色巨龙张牙舞爪地扑向朱老夫子,而随着这银龙的出现,天际头,赫然有雷声轰鸣,有狂风呼啸,紧跟着,有道道雷光飞落,方圆数千里内,更是天象异变。

这法相的另一只巨掌却是握成了拳头,拳头一晃,一连串密密麻麻的拳影疾风暴雨般砸向了另一个方向的白石清溪。

朱老夫子和白石清溪各自挥剑还击,轰隆隆的巨响声连绵不绝,漫天狂风灵焰飞舞,狂风过后,朱老夫子和白石清溪二者竟然齐齐被逼退了数步。

而在另一个方向,大梦老人祭出的七枚飞梭,却是化作百丈之巨,如流星般撞向了玄霸的法相金身,在法相金身的身躯之上破开了几个大洞,轰然巨响声中,法相金身直接崩碎。

“大梦老儿,果然是你!”

玄霸冷哼一声,右手挥剑冲着大梦老人斩出一片密密麻麻的剑光,左手冲着天际头那杆千丈之巨的银枪一指,银枪疾飞,化作一道银色流光冲向了大梦老人,光影过处,天际头,道道雷光飞落,这杆龙枪,刺出的枪影,似乎能招唤雷霆之力一般。

紧跟着,玄霸身影一晃,直奔大梦老人扑去。

看到这飞梭,他确定了这名身周被刺目光华包裹的人影正是大梦老人,而他也清楚,大梦老人并不擅长近身厮杀,以他如今强横的法躯,若能逼近大梦老人,凭着这龙枪之锋锐快速击杀大梦老人,撕开一道口子,今日也许能逃得生天。

眼前却突然间烈焰飞舞,一道烈焰缭绕的刀光从斜刺里杀来,挡住了他的去路,这刀光,一闪间竟是化作了一片火海,这千里虚空,瞬间变得如火窟般炙热,而这火海之中,隐隐有一颗颗星辰闪烁。

这道刀光中此刻蕴含的灵压之强,似乎不亚于大梦老人方才发起的攻击。

另一个方向,一道人影凌空而立,手中持着一把长刀,在其身后,站着那头金毛巨犬,这巨犬小山般的头颅高高昴起,大嘴一张一吸,一股巨大的吸力从天而降,玄霸前冲的身影竟似陷入泥潭,瞬间慢了下来。

“是李鱼,先杀了他,不,擒住他!”

玄霸认出了李鱼,不惊反喜,抬手一剑斩出,虚空崩碎,烈焰火海刚刚冲至身畔,已被劈散,玄霸腰身一拧,从火海之中腾空而起,竟是改变了前冲方向,奔着李鱼扑去,身影未至,手中剑已然举起,一剑当头劈下。

眼前再次有烈焰飞舞,一枚裹着烈焰的长刀迎着长剑斩去。

当的一声大响,烈焰四散,火星飞舞,李鱼的身影如炮弹般向后倒飞,而玄霸的身影,同样是蹬蹬蹬接连在空中退后数步,手中阔剑,竟被李鱼手中刀一刀斩为两段。

一侧狂风大作,一只金光闪闪的利爪闪电般冲着玄霸的面门脖颈拍了过来,金刚魔犬抽冷子冲了上来。

“滚!”

玄霸暴喝一声,一拳轰向了金刚魔犬递出的爪子。

“嗷!”

金刚魔犬痛呼一声,阁楼般巨大的爪子一阵颤抖,小山般的身躯竟被玄霸一拳给击飞了出去,在空中翻了多个跟头,不过,它锋利如刀的利爪却还是扫在了玄霸的脸上,竟是划出一道血口,让玄霸的一张脸变得狰狞可怖。

玄霸身战甲包裹,唯独露出了这张脸,此刻,却是火辣辣刺痛。

身后,破空声大作,一枚枚飞剑呼啸而来。

大梦老人身后的剑无心、左翔等人齐齐祭出了飞剑,攻向玄霸。

一道粗大的雷霆也在此时从天而降,落在了玄霸的身上,轰喀一声大响,玄霸身周护体灵光尽被炸碎。

第二道、第三道雷霆飞落,一枚枚飞剑袭来,玄霸却向前一个大跳,凌空飞跃万丈距离,避过了所有攻击,冲向了李鱼,左手抬拳轰向李鱼的胸膛,右手舞动断剑,奔着李鱼的头颅狠狠劈下。

李鱼竟然能挡他一剑,还能削断他手中这枚八级上品的本命法剑,让他顿时绝了擒获李鱼的心思,起了诛杀之念。

More about: